Diet-Health.info G+E基金会, 饮食与健康 主题分类 Diet-Health.info G+E基金会, 饮食与健康 主题分类 Diet-Health.info G+E基金会 主题分类
2015年10月30日 下午5:10:58
评论 Printer

书评《对牛奶说不》(英文书名:Don't Drink Your MILK!),作者弗兰克·A·Oski

又有一位医生认识到了牛奶的问题,他因此而对大量的科学研究进行了分析,并在此书中对其中的32项研究作了简短介绍。

Book title "Don't Drink Your MILK!" by Dr. med. Frank A. Oski, USA.
书名 Don't Drink Your Milk (对牛奶说不)
副标题 关于世界上受到人们最过度评价的食物的令人震惊的事实。
作者 Frank A. Oski, M.D.(医学博士教授弗兰克·亚兰·奥斯基)
出版社 TEACH Services, Inc.
版次 1996年第1版,2013年第3版
页数 127
ISBN 978-1-796-0165-3
备注 奥斯基博士作为科学工作者获得了许多奖章和荣誉。

书评结论

我必须得承认,我个人认为Maria Rollinger的《Milch besser nicht!》(玛丽亚·罗林格,《最好不喝牛奶!》)一书更加适合欧洲的情况,探讨得也更全面、更深入。该书书评的链接在本文后面一个带有该书封面的文字方框里,你可以在那里点击阅读。然而医学博士教授弗兰克·亚兰·奥斯基(1932年—1996年)的这本书向我们介绍了关于牛奶更多重要的角度和方面。作为儿科医生和血液病学家,他曾经是纽约州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儿科部门主任。

由于大量的研究工作和丰富的工作经验,奥斯基博士在美国是儿童疾病、营养和卫生领域的权威专家。而且不局限于此,他后来还致力于研究成人饮食。在他过早地病逝于前列腺癌之前不久,他还出版了这本书。他对于牛奶的这些认识对于他自己来说已经太晚了。然而他对此进行的研究工作内容非常丰富,并将之撰成此书传达给大众。他如此描述对于牛奶的这一认识:“关于世界上受到人们最过度评价的食物的令人震惊的事实”。因此,我也尽量地将此书中所列的科学研究工作与其相应的研究总结(摘要)作了链接。

全书概要

对牛奶说不》这本书从各个重要的角度很好地阐述了为什么牛奶不健康、为什么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从书中的阐述出发,每一种非同类的奶都是不健康的。不过作者并未提及牛奶中含有大量生长激素这个重要的问题。

尽管牛奶本来是一种天然产品,但是它给人带来的损害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大。大量食用牛奶的儿童出现缺铁问题,大概是让人们认识到牛奶有问题的第一个迹象。那时人们将牛奶作为婴儿的辅食,但事实上,哺乳动物产生的奶与人乳的成分完全不同。

不过,牛奶含铁量为每100毫升60微克,并不比人乳的每100毫升74微克少很多。将牛奶作为辅食的时候,最主要的问题是蔬菜等其它更好的食物由此而被忽视。今天,人们能够生产出更适合婴幼儿的无牛奶配方食品。

事实上,各类蔬菜的含铁量能够达到牛奶的2倍到30多倍(例如菠菜莙荙菜)不等,此外很多蔬菜也含有更多的钙,特别是在考虑到人体有效吸收量的前提下。

右边的表格出自埃德蒙·雷纳博士教授的《人类膳食中的牛奶和乳制品》,1977年第3版第152和156页。网站Vegan.de写道(2002年5月31日):“雷纳博士被公认为是‘牛奶教皇’,曾进行了据称通过牛奶预防骨质疏松症的各种研究。”该网站后来公开了在《国际乳品期刊》1991年1月刊第77到82页中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此后,他们发现那项在德国吉森大学进行的研究有诸多疑点,其结果很不可信。我将原书中的单位毫克/升换算成了现在常用的毫克/100毫升,以便与其它数值进行比较。

人乳与牛奶中矿物质含量的比较(毫克/100毫升)

元素 人乳 牛奶
Ca () 30 120
P () 14 94
K  () 51 150
Na () 15 45
Cl () 41 106
Mg () 4 12
S  () 14 33
雷纳博士指出,人乳每升含有2克矿物质,牛奶为7.3克。小牛犊的确需要这么多,而对于我们人类,任何物质摄取过多都是有害的。

身为著名科学家的医学博士教授奥斯基在书中首先阐述了为什么牛奶和奶制品会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主要食物。他例举了乳制品业和乳制品利益集团的影响力,指出这一领域中的巨大利润,以及严重受到各方势力影响的政客和政策。他对此摆出了大量事实和数字。渐渐地,人们才对牛奶形成了一种置疑的态度,因为人们发现,一些疾病很显然是由食用牛奶导致的。 

他从乳糖不耐受问题开始写起。全世界大部分人都有这个问题。在尼日利亚有两个族群,他们当中99%的3岁以上的人群都有乳糖不耐受。而北欧人(因为据研究欧洲耐受乳糖的基因首先是在北欧出现的)及迁徙移居到北美等世界各地的北欧人,包括北欧人往南迁徙后形成的现代南欧混合种群,都较少有此问题。基因变异的情况在欧洲以外的一些人群中也是如此,例如非洲和印度。对于一个能够消化牛奶的人来说,乳糖不耐受问题无关紧要——但是牛奶其它问题同样会给他带来损害。

奥斯基博士接下来讲到牛奶过敏的问题——这个跟乳糖不耐受不是一回事。鼻塞、哮喘发作、呼吸道传染、局部皮肤病变、呕吐、腹泻,如果没有其它原因,这些都可能是牛奶过敏的症状。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改食大豆制品,不过有些儿童对大豆也过敏。由于大多数母亲都坚信,牛奶是孩子不可缺少的日常食品,因此医生也不敢提出改用其它食品的建议。

牛奶、玉米和蔗糖是肠胃疾病、呼吸道疾病、皮疹、疲劳及注意力缺失症的主要潜在原因。当然,出现这类症状时,都应仔细检查,排除其它可能的原因。不过在经过诸多检查以后,人们经常能够发现之前未认识到的某种食物过敏。这时我们应该首先检查牛奶是否是始作俑者。

大多数食物过敏——尤其是牛奶过敏——并非免疫球蛋白E(IgE)介导的食物不耐受现象。谷蛋白不耐受(乳糜泻)也是属于非IgE介导的免疫性疾病。血液中存在的抗体大多数时候只是表明这个人平时经常食用相应的食物。

在“致命的脂肪?”一章中我们可以读到,美国每年都有1百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占了美国所有死亡原因中的一半。避免肉蛋奶等动物性食物可以降低高血胆固醇水平,要减少发生动脉硬化脑溢血心肌梗塞的风险,就应该主要从植物性食物中摄取脂肪。

书中还写道,研究人员在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才开始逐渐认识到,西方的饮食结构使得上述疾病的发病机制(即发病学)从儿童时期就开始了。

在深入研究脂肪这个问题之前,人们错误地认为西方饮食结构中的脂肪含量太高,从这一观点出发采取的各种措施,却导致了许多其它健康问题,例如糖尿病。很多年以后人们才认识到,没有必要单纯减少脂肪摄入,更重要的是脂肪的生物性质量。人们现在知道,植物油脂及植物蛋白比动物蛋白更加健康,人们还认识到某些脂肪酸非常重要,于是在这个领域开始大作文章……如果你不想受到食品工业广告宣传的摆布,请你阅读《书评〈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也就是Prof. Dr. Colin T. Campbell(医学教授博士柯林·坎贝尔)的《the China Study》。至于我们为什么这么容易受到各种观点和宣传的影响,请阅读《书评〈盐、糖与脂肪〉》(《Salt Sugar Fat》)。

接下来,奥斯基博士将牛奶及奶制品高消耗与癌症的形成联系起来,尤其是大肠癌乳腺癌前列腺癌。他是从大量科学研究中发现的这一点,他在此书的附录中对这些研究项目都作了引用说明。此外,他还罗列了关于这个主题的一些著名的书,然后指出了一些牛奶的替代食品。

作为儿科医生,他阐述了非母乳、或母乳时间不充分对婴儿的影响,他也说明了这样的儿童在成人后可能会产生的健康问题。母乳一年的婴儿主要是很好地受到减少肠胃炎和呼吸道疾病的保护。所以在此期间以及怀孕期间,母亲都应避免进食乳制品。

甚至连一向亲乳制品业的埃德蒙·雷纳博士都在他的书(见上)中如此写道(第157页):“牛奶中较多的铜、锰、硅、铝的含量在早产儿身上引起了显著的变化(相关研究者Unanyan,1967年)。”在第162页上他针对婴儿饮食如此写道:“不过,尤其是对于新生儿的喂养,应该特别注意奶中的矿物质含量,因为在婴儿的头几个月中,摄入矿物质过多会造成肾功能负担过重(相关研究者Abe于1969年、Droese和Stolley于1972年、Kagan等人于1956年、Nichols和Danford于1966年、Yamauchi和Tsugo于1970年)。

母乳在婴儿的成长过程中总是不断调整成份以适应孩子的需要,并非只有初乳才对婴儿的发育最重要。

在下一章中,奥斯基博士阐述了的问题。钙对于人类是非常重要的。乳制品业总是对我们说,通过食用牛奶和奶制品可以完全保证人体对钙质的需要。但事实上,我们可以通过蔬菜获得足够的钙质,而且有些蔬菜甚至含有比牛奶更多的易于人体吸收的钙。人体能够从蔬菜、鱼、坚果等食物中比从牛奶中更好地摄取钙质。

由于牛奶中的高钙含量,导致许多人患上骨质疏松症。
美国人仅通过奶酪等乳制品就摄取高达807毫克钙,同时年龄较大的女性却倾向于患骨质疏松症。台湾人只摄取13毫克钙,加纳人更少,只摄取8毫克,可是他们患骨质疏松症的人却比美国人少,同时他们的牙齿比美国人更健康。

当这些人将日常饮食改为我们的西方方式以后,他们的孩子成年后也与我们一样出现了类似的骨质疏松症倾向。作者列举了一些富含钙质的食物,如蔬菜(柿子椒229毫克/100克、羽衣甘蓝175、菠菜150)、杏仁(264毫克/100克)、鱼(沙丁鱼382毫克/100克)。这些例子是含钙量最高的几种蔬菜水果,但正是生物利用度高、酸碱值高的蔬菜和水果有助于人体吸收钙质,这与牛奶有着巨大的区别。

书中接下来的内容是关于乳制品中的不健康成分。首先是各种细菌(例如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有时是奶牛患乳腺炎导致的),这些细菌即使加热以后也能部分存活下来,并且不断繁殖。不健康的成分还有农药和怀孕的奶牛产生的孕酮。牛奶中的孕酮能够导致婴儿痤疮,停食牛奶一段时间以后,痘痘就会消失。

人们已经证实,孕酮(一种性类固醇孕激素)能够导致痤疮。这一点下文还会提到。戒食牛奶一段时间以后痤疮就会消失。现在,人们总是提前让奶牛人工受孕,以保证连续产奶,因此乳制品中也就含有更多的孕酮。婴儿也会长痤疮,即所谓的新生儿痤疮。视母亲的饮食方式而定,有些甚至在胎儿时就有痤疮。现在新生儿痤疮的发生率约为20%。左图取自维基百科。
每张图片都能点击放大。

在“小心奶牛”一章中,作者讨论了一些与食用牛奶明显有密切关联的疾病。然而支持牛奶的科学家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对这种关联持怀疑态度。奥斯基博士的态度总是十分谨慎,因此他只说这是一些“相当令人不安的理论”。

例如对于多发性硬化症,他例举了许多寻找此病与各种原因之间关联的大型研究。所有这些研究的唯一共同点就是与食用牛奶之间的关联性。如果只看单个的研究,是不会发现这一点的,因为每项研究中都还讨论了其它原因。然而由于乳制品利益集团的巨大能量,这个研究结果不足以促使政府发出一个公开警告。还有很罕见的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也与食用牛奶有关。

科学研究已经能够证实的是黑猩猩食用牛奶以后会患白血病。而大部分黑猩猩会得的疾病,人类也有。

书中还提到幼年特发性关节炎与牛奶相关。维基百科认为这一儿童风湿病的“原因尚不清楚”,尽管事实上儿科医生J·丹·巴格特以及许多其他医生仅仅通过让病人彻底戒食任何乳制品就治愈了这一疾病。

人们发现,青年人的反社会性行为与其犯罪行为有很大的相关性。而这样的青年人食用的牛奶量最高达到其他青年人的10倍。科学家推测这是一种蛋白质中毒,或者坚果食用太少(对于大脑)。奥斯基博士还简短地说明了,牛奶作为婴幼儿的入睡工具会怎样毁坏牙齿。

这之后,书中例举了乳制品广告的具体例子,其中有些甚至连向来支持工商业发展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都不得不指出是错误、容易引起误导、容易让人混淆的。这些广告中的巅峰之作是“每个人都需要牛奶”和“饮奶使你成为更好的恋人”。联邦贸易委员会甚至不得不对自己的客户采取干预措施,现在这个广告已改为“牛奶对每个人都有点好处”,因为牛奶里也可以含有不健康的成分。

我们从书中还读到,社会媒体是怎样依赖于这一行业生存,而同时又受到特定机构的监督(例如法国的剪报机构L'Argus de la Presse)。

在下一个关于牛奶和慢性疲劳综合症关系的章节中,作者提到了由其他医生描述的牛奶导致的各类疾病,例如焦虑症和抑郁症。精神病外科医生H·L·纽博尔德认为这个很多时候是牛奶过敏的后果。戒食任何含有乳制品成分的食物以后,这些症状就会消失——而重新开始食用以后症状又会重现。威廉·G·克鲁克医生在45名患有多动症或学习障碍的儿童中,诊断有41名儿童的症状明显是食物过敏导致的。

如果母亲无法给孩子提供自己的母乳,该怎么办呢?奥斯基博士在书中写道,今天的婴儿配方食物比几十年前好得多,但他还是建议,尽可能找一位乳母。他还写了母亲在辅食方面应该怎样做,以及断奶的问题。然后他还说明,成人和老年人应该怎样对待牛奶和乳制品。

乳制品业开始渐渐地意识到,牛奶并非如他们对我们做的促销广告中所宣传的那样是最理想食品。采用植物原料制成的代乳食品应该更加健康,今天人们可以到处买到这类产品。母乳对于婴儿的大脑发育和总体发育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母亲在哺乳期间也不应该食用乳制品。过早地食用牛奶还会增加患糖尿病的风险。因为今后可能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健康问题,因此人们不应该食用含有牛奶成分的食物。

作者总结了从普通牛奶到添加配料的牛奶以及代乳食品等不同种类牛奶的优缺点,对此他列举了大量生产方式的例子以及牛奶成分的细节。他也描写了现在流行的饮食行为,并摆出与以前的食用牛奶习惯进行比较的数据。

Cover of "Milch besser nicht" by Maria Rollinger.

这里是《书评〈最好不喝牛奶!〉》的链接,即玛丽亚·罗林格撰写的《Milch besser nicht!》,书评中还附有该书订购地址。我认为这是关于牛奶这个主题以及阐述牛奶引起的健康风险的最好的一本书。作者在书中引用、评价了50项科学研究。

在美国,有许多医生和医学教授写过关于这个问题的书,每一本都侧重强调了某些方面。我在书评中提及了一些具有科学研究背景或大量医生临床实践的书,并在书评结论和全书概要中罗列了作者最重要的论据。

我的《书评〈牛奶:致命毒药〉》(罗伯特·科恩撰写的《Milk the Deadly Poison》)是个例外,因为作者在书中揭露了美国批准使用重组牛生长激素的丑闻。我对该书所持的保留意见写在了书评结论中。甚至一位脊椎按摩师都从一位喝牛奶的脊椎病人那里获知了许多不同寻常的信息,请阅读《书评〈不要喝牛奶〉》(达尼尔·A·图古德的《No Milk》)。

目录与说明

原书目录如下:

  1. "Milk Is a Natural" (“牛奶是一种天然食物”,原书第7页)
  2. Paying Premium for a Quart of Intestinal Gas! (花钱买胀气!原书第11页)
  3. Don't Cry Over Spilled Milk (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原书第21页)
  4. Can Fat Be Fatal? (致命的脂肪?原书第33页)
  5. The Alternatives –Two Sides to The Story (其它可能——一件事情的两面性,原书第43页)
  6. The Calcium Scare (钙质恐慌,原书第53页)
  7. Do You Really Want a Résumé of the Cow's Lunch? (你真的要分享奶牛的午餐吗?原书第57页)
  8. "Beware of the Cow" (“小心奶牛”,原书第65页)
  9. "Milk Has Something for Everybody" (“牛奶对每个人都有点好处”,原书第73页)
  10. Milk and the Tension-Fatigue Syndrome (牛奶与慢性疲劳综合症,原书第79页)
  11. "What to Do Instead" (“应该怎么做”,原书第83页)

Research Appendix (研究论文附录,原书第95页)
References and Suggested Readings (参考书目与推荐读物,原书第118页)
About the Author (关于作者,原书第126页)

请点击图片放大阅读。

作者简介

弗兰克·A·奥斯基(1932年—1996年)1958年医学院毕业以后,选择了儿科作为研究专业。1963年他成为教授,并被聘请为纽约州立大学儿科部门主任。1985年,他担任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儿科部门领导职务,同时被选为约翰霍普金斯儿童中心的主任医师。

奥斯基博士一共发表了290篇学术文章、出版了19本书,其中包括“The Whole Pediatrician Catalog”(《儿科医生完整目录》)和“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Pediatrics”(《儿科原理与实践》)这类权威性著作。他是一位受到人们高度评价、经验十分丰富的科学家,他还创建了“当代儿科”出版机构。从1976年到1991年,他作为合著者每年参与编写“The Year Book of Pediatrics”(《儿科年鉴》)。他在专业领域中的巨大影响在这里只能作一极为简单的介绍。

由于他杰出的工作成就,奥斯基博士1972年获得“米德·约翰逊”奖,表彰他在儿科疾病领域中作出的突出成绩;1990年他获得“约瑟夫·杰姆”领袖奖,表彰他在“儿科专业领域的领导力”;同年他还获得美国儿科学会颁发的“罗斯”儿科教学成就奖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杰出毕业生奖马里兰州年度儿科医生奖;1991年纽约州立大学授予他荣誉理学博士称号。

这本书的部分内容可以在Google图书中阅读。一些与乳制品业关系密切的科学家与其他一些无利益挂钩的、在疾病和健康问题上持另一种见解的科学家,这两个阵营都有各自的说法,你可以在英语网站procorn.org上读到他们之间有趣的对比。现在你可以进行选择……

  Cover of "MILK The Deadly Poison" by Robert Cohen.
将许多质疑牛奶的书籍进行比较,会发现这些书的切入点都不尽相同。有些是从伦理道德方面进行阐述的,例如动物保护,或由于种植玉米、粮食、大豆等奶牛饲料而摧毁森林引起的环境保护意识。或者像“Milking the Public”(《牟取公众利益》)一书那样,揭露政治与公共卫生事业之间巨大、紧密的交织勾结现象。不过,这些书中也有低劣的“模仿者”,仅仅重复咀嚼已众所周知的认识。

书评

这里采用译为中文的目录章节。

牛奶是一种天然食物,原书第7页

医学博士弗兰克·A·奥斯基在书中以他女儿的一个学校事件开头。这天女儿哭着从学校回家来,因为她对下面3个问题都作了否定的回答,而第3个问题的正确答案是肯定的:

  1. 你认为兔子会做连指手套吗?
  2. 鱼会像兔子一样跳吗?
  3. 所有的小朋友都应该喝牛奶吗?

你从问题本身就能一眼看出来,哪个行业在这里插手想要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想法。

反对牛奶这种态度会被直接认为是“非美国式”的,老师认为这个父亲是个“疯子”,患有精神病、有危险性、愚蠢、不可预料,仅仅因为他拒绝让孩子喝牛奶。奥斯基博士原则上很理解人们的这种反应,因为不明真相的人们受到强大有力、令人信服的市场营销方式的影响以及在政治方面的压力下,只可能持有这样的想法。

将牛奶视为特别宝贵的东西,这个态度也来自众多母亲,因为攻击性强大的牛奶及奶制品广告已经影响了好几代人。

Meyers Konversationslexikon(《迈耶百科词典》)(第4版,1885-1892年)描述的还是一种自然的生产牛奶的方式,一头奶牛每天产约3升奶,而今天的产量能够达到50升。词典中还写道:“阿尔高奶牛直到16岁还能保持相当高的产奶量。”而今天,一头奶牛能活到当初寿命的1/3就已经算幸运了。

扬·弗美尔1660年的油画“挤奶的妇女”证明了18世纪时处于经济繁盛时期的荷兰富裕家庭中的牛奶食用情况。这幅画现在陈列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广告暗示着人们“你今天喝牛奶了吗?”、“牛奶纯天然”、“牛奶是最完美的食物”、“每个人都需要牛奶”,甚至“饮奶使你成为更好的恋人!”。下文还有更多例子。

统计显示,人们食品支出的七分之一用来购买乳制品,占据了食品支出按照食品类别排序的第一位。每个美国人每年平均消耗187公斤(375磅)乳制品,1800万头美国奶牛在为这一“大生意”服务。

在政治上,美国每7名国会议员中就有一名得到乳制品业的资金作为选举支持,政客们则制订相应的法律,例如对牛奶的高收购价及收购保证。

然而,越来越多的医生开始置疑牛奶的健康性,一些由于食用乳制品而产生健康问题的人也开始发出疑问。更令人惊讶的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开始公开发出一些怀疑论调。甚至连尼克松总统都渐渐意识到,牛奶不一定是健康的。1975年在得克萨斯州身陷牛奶价格受贿丑闻的约翰·康纳利也同意这一看法。

对牛奶的疑问,始于人们将幼儿及儿童缺铁现象与食用牛奶联系起来,人们还发现了一些与牛奶相关的抽搐、腹泻等现象以及不同种类的过敏。后来,一开始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动脉硬化和心肌梗塞也的确与食用牛奶有关联。

由此,儿科医生们对于牛奶产生了大量疑问和顾虑,以至于美国儿科学会营养委员会发表了一篇题为“Should Milk Drinking by Children Be Discouraged?”(《应该阻止儿童饮用牛奶吗?》)的文章,而最终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牛奶是由糖、脂肪、蛋白质及很多水组成的,水中又含有矿物质、维生素和激素。今天,人们对前三项主要组成部分都逐一进行了详细研究,并在专业领域中发现了不少问题。

哺乳动物吸食母乳,直到它们的体重达到出生体重的3倍。人类婴儿差不多在1岁的时候会达到这个水平。

人类没有意识到,羊、大象、奶牛、骆驼、牦牛、狼或海象等哺乳动物的奶,与人乳的成分是完全不同的。

花钱买胀气!原书第11页

乳糖是一种双糖,由D-半乳糖和D-葡萄糖组成,乳糖只存在于乳汁中。除了海豹、海狮、海象以外,所有哺乳动物乳汁中的糖都是以乳糖形式存在的。人乳中乳糖的比例为7克/100克,牛奶比例为4.8克/100克。

人体是无法吸收乳糖的,因此婴儿体内会产生一种分解乳糖的酶,称为乳糖酶。如果体内缺少这种酶,或数量不足,乳糖就会进入大肠,被细菌分解,由此而产生许多气体。

大多数人在母乳阶段过去以后,体内就会减少乳糖酶的产生,到大约4岁时完全停止。有一些人群,例如大多数北欧人,由于基因变异获得了作为成年人也能够正常消化牛奶和乳制品的能力。这些人群也渐渐迁徙到世界上其他地方。

Worldwide percentage of lactose intolerance. Wikipedia/Verein für Laktoseintoleranz/Rainer Renz. 全世界大部分人都有乳糖不耐受现象,在进食牛奶和奶制品后有不适反应。左图:乳糖不耐受的全球分布,取自维基百科,源自乳糖不耐受协会。
维基百科中写道:“乳糖酶活性不足时,未分解的乳糖进入人体大肠,被大肠中的细菌消化、发酵,发酵产物为乳酸甲烷氢气,气体会造成胀气……。”此外,乳酸的渗透活性还会造成肠腔内水潴留,形成渗透性腹泻。“不过,缺乏乳糖酶并不总会表现出上述症状,这种情况下称为乳糖酶缺乏症或乳糖酶消化不良,细菌分解乳糖的产物会引发其它症状。

乳糖不耐受会导致胀气,以及下腹部间歇性抽搐疼痛,并伴有腹泻。其详细过程请参阅上面的文字方框。无知的医生会误诊为结肠过敏症,或将婴儿的这种症状视为“正常的”打嗝。1965年以前,科学家们还认为乳糖不耐受是由于疾病引起的一种不正常现象!

直到1965年,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通过研究才发现,15%的白种人和70%源于非洲的人群无法正确消化乳糖。在此基础上人们进行了进一步研究,这才发现,耐受乳糖的人群事实上从世界范围来看只是少数。

医学博士教授弗兰克·A·奥斯基在书中列出了一个17个人群中乳糖不耐受人数比例的表格。丹麦人中有2%乳糖不耐受,比例最低,然后是瑞士人7%,然后是美国白人。乳糖不耐受比例最高的是班图人90%,然后是泰国人和菲律宾人。表格中并未记录中国人情况。日本人和台湾人的乳糖不耐受比例为85%。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的前所长诺曼·克雷奇默研究了尼日利亚的乳糖不耐受情况后发现,有两个大量食用牛奶的族群豪萨和富拉尼,只有20%的乳糖不耐受比例,而其他族群,如约鲁巴和伊波的这一比例高达99%。

奥斯基博士写道,当美国开始在发展中国家推广奶粉作为善意的援助时,他们面临的情景却非常令人沮丧。美国的乳制品业遇到了大难题,即怎样才能摆脱数量巨大的奶粉。那时当地政府收购了他们的奶粉,南美人最后只好拿这些奶粉来刷墙……他们实在受够了奶粉带来的肠胃问题。

虽然有这么多关于乳糖不耐受的研究结果,可许多学校还是给孩子们喝牛奶,即使在巴尔的摩这样源自非洲人数比例很高的地区。

不过,酸奶和奶酪中的细菌已经将大部分乳糖都分解了,因此这类食品在乳糖方面大多时候都不成问题。

美国大约有10%的白人儿童患有慢性再发性腹痛(小儿再发性腹痛),当这些儿童不食用牛奶和奶制品以后,大多数人的症状就会立即消失。

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原书第21页

奥斯基博士在书中举了一个病例,一名婴儿从6个月开始反复腹泻、脸色苍白,显然是缺铁性贫血症状。然而直到2年以后,一个较大的医学中心才找出原因,这个孩子患有十分罕见的牛奶蛋白完全不耐受,当孩子彻底戒食普通的饼干、英式奶油酱(即卡仕达酱)和牛肉即食餐等熟食快餐以后,这些问题才消失了。

上面这一病例说明了饼干、奶油酱、快餐这类产品中也添加了牛奶或奶粉。前文讨论的乳糖不耐受问题中,食用奶制品的数量非常重要,而对于这里所说的牛奶过敏,微量的牛奶蛋白就会引起反应。

维基百科将乳糖不耐受也列在“奶过敏”的下面,其实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乳糖不耐受的人只是缺乏对乳糖进行分解消化的乳糖酶(根皮苷水解酶LPH和LCT)。维基百科在“Got Milk?”词条下将上面这张声明为属于公有领域的图片与牛奶宣传运动联系在一起。

耶鲁大学医学院小儿肠胃病诊所主任乔伊斯·D·格拉博夫斯基博士表示,她基本上每个星期都会遇到一名牛奶蛋白完全不耐受的过敏病例。她的专业书“ Gastrointestinal Problems in the Infant (Major problems in clinical pediatrics)”《小儿肠胃疾病(儿科临床的主要问题)》对此也有记载。

这种牛奶蛋白过敏能够通过肠道出血而引起血清中的蛋白缺乏,并由此导致发育不良、内及手脚肿胀。即使没有此类外观表现或腹泻症状的儿童也可能会缺铁,因为牛奶导致的肠道失血可以多达5毫升(原书第23页)。

严格戒食乳制品以后,这个问题会在2天之内好转。禁食乳制品以后,这样的儿童大多数在2到5岁期间能够获得一小部分消化牛奶蛋白的能力。

美国15%到20%的2岁以下儿童缺铁,其中约半数是由于牛奶蛋白过敏导致。肠道失血可以表现得非常分散和微量,以至于大便中的血肉眼无法看到,必须通过大便化验才能确定。

牛奶含铁量太低,然而这并不是牛奶的头号问题。虽然大量喝奶可以弥补这个缺陷,从而无需食用其它含铁量高的食物,但是含铁量是牛奶诸多问题中的一个重要方面。

自从喂食奶粉用的奶瓶用塑料材质制作以后,人们可以将奶瓶单独留给婴幼儿使用,而不用担心会摔碎。这导致了所谓的“蓝奶瓶综合症”,即到处可见那些嘴里含着、手里抱着奶瓶的幼儿。这些“牛奶瘾君子”们通常都会缺铁。

这并不仅仅因为牛奶含铁量低,还因为牛奶中的铁只有一小部分能为人体所吸收。喝牛奶的孩子虽然肚子不饿了,但是表现得敏感、反应淡漠、注意力分散、且爱哭闹。如果这时大人为了哄孩子而继续给个奶瓶,就成了恶性循坏。

“蓝奶瓶综合症”这个说法源于许多婴儿奶瓶是蓝色的,当然也有其它颜色,也称为“奶瓶蛀牙”,即由于长时间吮吸奶瓶里的奶而导致的蛀牙。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作者接下来又指出了牛奶过敏给人们带来的不安:一些研究者认为有0.3%的儿童有这个问题,另一些则认为这个比例达到25%。这里有必要再次强调:这些数据中的儿童并没有乳糖不耐受问题。

J·W·杰拉德博士和他的小组在加拿大的萨斯卡通对787名婴儿进行了研究,他们对每一名婴儿从出生开始进行观察。孩子的母亲并没有得到关于牛奶和代乳食品的任何建议,以免影响研究结果。

研究小组详细记录了每一名婴儿何时开始食用代乳食品,以及该产品的成分组成。

他们使用的判断牛奶过敏的标准是:(1)鼻塞、哮喘发作、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或(2)皮疹(多种不同的局部皮肤病变),或(3)呕吐或腹泻,并且没有其它原因导致这些症状。

当孩子出现上述症状后,他们给孩子改食大豆制品,待症状消失以后,再次食用含奶食品。只有当此时上述症状重新出现,研究小组才将患儿诊断为患有牛奶过敏。(原书第25页)

研究小组使用这一方法共诊断了59名婴儿有牛奶过敏,即7.5%的比例。进一步的分析表明,这些过敏婴儿当中,有25%是开始食用婴儿食品3天后显示症状的,还有25%至少是在一个星期以内,另外一半婴儿则一个星期之后开始有反应。

研究小组由此认为,婴儿越早食用牛奶,就越容易患牛奶过敏,如上面数据显示,早期食用牛奶的婴儿牛奶过敏比例达到25%。此外,如果父母有一方患有过敏性鼻炎或哮喘,婴儿牛奶过敏的可能性也会提高。(原书第26页)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迈阿密大学医学院的一组研究者对持续患有肾病的10到13岁儿童进行了观察,发现禁食所有乳制品能够防止肾排出蛋白质。这个结果对于那些使用可的松药物治疗无效的儿童十分有用,没有这一认识,这样的孩子很可能会早亡。

阿拉巴马州的儿医J·丹·巴格特博士说,他于1960年发现了幼儿过早食用牛奶和出现皮肤问题之间的关联,受到观察的儿童当中,有些没有改食其它食品,后来就患有哮喘。他还引入了一种不含牛奶、小麦、鸡蛋和柠檬的饮食方式。不过他观察到,一些儿童对大豆也过敏。

早期类风湿性关节炎也可以通过彻底戒食乳制品治愈。(原书第28页)这一特殊的膳食包括不含酪蛋白、酪蛋白盐(一种变性的酪蛋白)、乳清奶粉这类成分的特殊面包、薄脆饼干、蛋糕和饼干,烹饪时使用玉米油和红花籽油,人们可能同时也注意了避免食用谷蛋白。

最让巴格特博士感到惊讶的是,A族链球菌在采用这种膳食的儿童身上不会导致感染,而与此相反,患有咽炎链球菌性咽炎)或坏疽性脓皮病的儿童在症状显示之前的5天内曾进食牛奶蛋白。(原书第29页)

除此以外,他原来每年平均要转100名患儿入院,采用这样的膳食以后仅转了12至14名,而且病人的平均住院时间也从以前的5天降为3天。

他对此这样总结道:“Breast fed is best fed and cow's milk is the ideal food for the newly born and rapidly growing calf.巴格特博士鼓励孕妇食用鸡蛋(如果没有消化问题的话)和深绿色多叶蔬菜,并服用不同的钙片。同时他迫切建议孕妇戒食一切乳制品,并尽量避免巧克力、可乐饮料、花生和生洋葱。

如果选择正确的植物性食物,就不需要另外补充钙片,但是可能会缺乏B12巴格特博士上面的那句话是说:“母乳是喂养婴儿的最好方式,而牛奶是快速生长的新生牛犊的最佳食物。”顺便提一句:小牛犊在长到8个月之前就被屠宰了……

书中还向读者推荐了医学博士教授萨米·巴纳(这里可参阅巴纳教授关于食物过敏的一个PDF文档)和医学博士道格拉斯·C·海涅合著的书“Allergies to Milk”(《牛奶过敏》)(1980年第一次出版)。

两位作者在该书中写道,那个时候研究者们对于牛奶问题持有诸多看法、意见不一,但是从1980年起牛奶的危害其实已经很清楚了。然而只有留心到这一点的儿医才在病人出现消化、呼吸(呼吸系统症状)或皮疹问题时建议禁食乳制品。

因为孩子的父母们受到乳制品业的影响非常深,认为禁食“营养丰富的牛奶”根本是荒谬、错误的,因此医生也不敢建议改食其它产品。大多数母亲都认为,牛奶是她们能给孩子提供的最好食物。

1964年,巴格特博士从旧金山的威廉·迪默博士那里获知,戒食牛奶还可以防止所谓的儿童生长痛

牛奶中的生长激素与儿童生长痛之间的关联既没有得到医生的重视、也没有在维基百科上有任何体现。然而小牛犊的生长速度比人类婴儿要快得多,也就是说牛奶中很有大量的生长激素,从这个事实上来看,这个关联其实应该很符合逻辑。

同样符合逻辑的是,这类生长激素仅适用于哺乳时期,而在老龄阶段则会促进癌细胞的生长,对此也有科学研究予以佐证。我将这些生长激素称为油门:癌症患者的医生竭力想要踩癌细胞发展的刹车使其停止(例如使用细胞抑制剂),而患者却通过饮用牛奶而踩油门使其加速。如此符合逻辑的关联性在临床实践中却不起任何作用,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事实。

没有牛犊就没有牛奶。此书中未曾涉及这一话题。
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事实:奶牛只有生下牛犊后才会产奶,而牛犊几个星期以后就会被送往屠宰场。肉加工业与乳制品业必须携手合作。图片取自维基百科词条“小牛肉”。

致命的脂肪?(原书第33页)

美国心脏协会大力推荐,每个年龄段的人都应限制食用牛奶和奶制品,根据的理由是,每年都有1百万美国人死于心血管疾病,占了美国所有死亡原因中的一半,15%到20%的人甚至在退休之前就死于此病。

US milk substitute: Flax milk made of flax seeds. Own photo. 如果能够通过戒食或大幅度减少食用牛奶和奶制品而避免大多数这类疾病的死亡,那么这个问题本应给人们敲起警钟。然而维基百科却这样写道:“医学领域中,大多数情况下,所有先天的而非通过外在伤害引起的心脏血管循环系统疾病,称为心血管疾病。”是的,你没看错,的确是“先天的”。后面还写道:“事实上,正如世界卫生组织MONICA项目(多国心脑血管疾病危险因素及其趋势监测)从80年代以来所监测到的那样,心血管疾病这个概念有时只用于与动脉硬化以及糖尿病吸烟缺乏运动遗传风险因素相关的心脏血管疾病。”这就是所谓的“循证医学”?这顶多是符合了“商业利益证据医学”这样的名称。这种说法完全忽视了饮食习惯的作用!

20世纪初,一个新生儿的预期寿命约为50岁,1977年时为72岁。这一变化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能够有效地治疗病菌感染,还有更好的卫生条件和婴儿食品,从而导致儿童死亡率大幅度下降。

而大多数人都不太清楚的一点是,20世纪初,一个45岁的人可以平均存活至70岁。也就是说,成年人的预期寿命从那时到现在并没有增加很多,这主要是因为现在过多并且不健康的饮食导致动脉硬化人数大大增加。

奥斯基博士详细解释了动脉硬化是怎样一步步形成的,及其带来的影响和后果。大多数人受到影响的是大脑、腿和心脏。最为人们熟知的现象是心肌梗塞和中风,两者都是由于动脉硬化引起的。

直到50年代,医学界也还认为动脉硬化是正常的老年人老龄现象。后来人们对朝鲜战争中平均年龄20岁的阵亡士兵进行验尸时才发现,几乎有80%的士兵已经显示动脉硬化的前兆。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这一过程甚至在2、3岁时就可能已经开始了。(原书第35页)

动脉内膜形成的粥样斑块(大多数含有胆固醇)是在一个长达20到40年的极其缓慢的过程中形成的。到50岁时,大多数美国人都表现出严重动脉硬化的症状。

动脉硬化的风险因素有:胆固醇含量高(1),血清中高密度脂蛋白(“好”胆固醇HDL,比例高比较好)和低密度脂蛋白(“坏”胆固醇LDL)的比例不好(2),高血压(3),糖尿病(4),吸烟(5),运动不足(6),性格中的某些特性(7),以及家族心肌梗塞和中风历史(8)。

这里对胆固醇比例加以简单的解释:脂蛋白HDL能够使胆固醇从细胞中被运输出来,因为HDL原则上没有粥样硬化性,因此应该保持这种脂蛋白较高的比例。请参阅脂质转运蛋白(CETP)。而LDL却能够促进粥样硬化。维基百科中写道:“动脉硬化是指动脉的生理性老化过程,而动脉粥样硬化则强调病态粥样斑块的形成,这样的斑块会造成血管狭窄。”动脉粥样硬化的早期会形成泡沫细胞

这些风险因素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马萨诸塞州的弗莱明翰进行的弗莱明翰心脏研究项目中确定的。1949年,人们对5000名30到59岁的身体健康的男子和女子进行了仔细的研究,人们选择了弗莱明翰这一地区,因为这里符合美国人的平均生活水平。

人们每两年对实验人群进行详细检查。在几千人死亡以后,研究者们确定了上述风险因素,其中很高的血液中胆固醇水平从其它因素中脱颖而出,尤其是在家族遗传因素背景下,这一因素尤为突出。

血液中胆固醇一方面形成于肝脏和消化器官中,另一方面受到饮食方式的影响。人们认识到,肉蛋奶这类动物性食品能够促使胆固醇水平上升。

产生这种影响的是饱和脂肪,也就是室温下为固体形式的脂肪。它们包含在黄油、奶酪、奶油、肉、巧克力以及披萨等含有此类成分的即食产品当中。(原书第36页)

玉米油棉籽油红花籽油及其它各种植物油中含有的不饱和脂肪可以促使胆固醇含量下降。

事实上,人们早在20年代之前就已经了解到脂肪与胆固醇之间的这一关系。俄国科学家、医学博士教授尼古拉·阿尼奇科夫曾经在兔子实验中发现了这一关联。他的全名为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阿尼奇科夫(1885年—1964年),是一位著名的病理学家。请参阅以他命名的阿尼契柯氏细胞

后来还有一些其它的动物实验,同样证实了他的观察。然而,直到进行了弗莱明翰研究项目,才显示了明确的适用于人类的证据。例如该研究表明,血液中含有240毫克胆固醇的人患心肌梗塞的风险是含有200毫克或更少人的3倍。

许多其它国家做的研究后来也证实了这一结果。牛奶中含有60%的饱和脂肪(会形成“坏”胆固醇),即每升奶中有35克乳脂。从1959年至1965年在芬兰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将牛奶换为添加了大豆油的低脂奶、将黄油换为“软滑”的植物黄油,能够促使血液中胆固醇含量下降20%。通过这一饮食调整,男子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下降超过一半。(原书第38页)

医学博士教授弗兰克·A·奥斯基还举了其它例子,说明通过饮食调整,29%的人可以避免死于心肌梗塞。人们认为,父母有一方、或祖父母有一方在50岁之前曾患心肌梗塞的儿童,应该从1岁起就接受检查和随访跟踪,因为脂肪转运和脂肪代谢的先天性障碍,可能提高患冠状动脉疾病的可能性。

对此他举了原发性高脂血症的例子,这是一个遗传性疾病,平均有0.5%的人患有此病。而一位病理学家对1500多名死于意外事故的儿童和青少年进行的研究,也表明婴儿时期母乳的儿童和牛奶成分奶粉喂养的儿童之间的显著差别,大多数患有冠状动脉疾病的人在婴儿时期曾过早食用牛奶、或以牛奶成分奶粉喂养,而非母乳喂养。

很明显的是,自然界中的哺乳动物通常情况下不会喝其它物种的奶,也不会在体重达到出生时3倍以后还继续喝奶。而且没有其它任何哺乳动物会发生动脉硬化。

1977年2月,美国参议院营养问题特别委员会发表了《Dietary Goals for the United States》(《美国人膳食指导》),建议人们减少摄入脂肪和乳制品。当时许多机构组织,当然也包括美国乳业联合会在内,都反对这一推断性建议。

1982年,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发表了题为《Diet, Nutrition and Cancer》(《膳食、营养与癌症》)的报告,总算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报告的中心意见是,饮食行为对于癌症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影响。

不过,这篇报告建议美国人的日摄入脂肪占日摄入热量的比例应该从目前的40%降低到30%,这仍然还是太多(原书第40页)。饮食与癌症的关系尤其可以在直肠癌、乳腺癌和前列腺癌上看到,更不用说作者前面提到过的心血管疾病。

982年6月8日的《纽约时报》上发表了简·布罗迪的文章《Eating Less May Be The Key to Living Beyond 100 Years》(《减少饮食可能是长命百岁的秘诀》)。不过这一认识是建立在动物实验基础上的。这篇文章建议,将能够维持正常体重的热量减少三分之一,同时注意选择健康的食物:"Reduce your fat intake, and reduce your caloric intake – you may find yourself eating for a much longer time than you thought possible."

上面这句引文: “减少脂肪摄入,减少热量摄入——你会比你想象的还要活得长久。”其实说得还并不十分准确,因为脂肪本身并不一定会影响健康和寿命,更重要的是脂肪的种类以及过量的动物蛋白。

其它可能——一件事情的两面性,原书第43页

牛奶和奶制品的替代品对于不同年龄段的人群是完全不同的。对于一个婴儿来说,作者如此幽默地写道,牛奶替代品是健康母亲的双乳。

大约从60年代中期开始,人们实验了各种方法制造代乳食品,现在,这类食品普遍都非常接近母乳的组成成分。作者建议人们选择那些不含牛奶成分的婴儿配方奶。

US milk substitute: Flax milk made of flax seeds. Own photo. 我个人认为,人们也不应该完全信赖大豆原料的代乳品,而应选用其它原料。而且我也不同意如今这类代乳品完全可以与母乳媲美这种说法。母乳会随着孩子的成长发育而改变成分,也会根据母亲自己的基因体质而各不相同。

然而作为母亲,人们应该了解,她食用的大多数物质都会进入乳汁中,因此母亲根本就不应该食用乳制品。奥斯基博士还提到母乳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含有预防感染等疾病的抗体。抗体尤其在新生儿阶段非常重要,这个阶段的母乳称为初乳。母乳中的抗体也是由基因决定的。

自从30年代在芝加哥对2万多名婴儿进行了一个研究项目之后,人们就认识到了抗体的重要性。要知道,那个时候人们还根本不知道抗生素呢。而母乳中包含的本来就不是抗生素,而是直接的抗体。(原书第44页)

作者对这一研究作了详细介绍。受到观察的婴儿被分成3组,第1组的婴儿纯母乳9个月或更久,第2组的婴儿母乳少于9个月,之后喂给代乳品,第3组的婴儿喝的是稀释、煮沸、加糖的牛奶。所有的婴儿都在出生1个月以后喂食橙汁,6个星期以后喂食鱼肝油,5个月以后喂食谷物食品,6个月以后添加蔬菜。

研究结果表明,纯母乳9个月的婴儿死亡率仅为1.5‰,而喂食牛奶的婴儿9个月后死亡率高达84.7‰,也就是母乳婴儿的56倍!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呼吸道感染死亡率,牛奶婴儿是母乳婴儿的120倍。在此之前还有一个类似的研究项目,在美国的8个地区进行,但只研究了婴儿的头6个月,观察到的死亡率差异为1比20。

我们今天能够使用有效的抗生素,因此现在再做类似的研究,对比结果肯定会大不相同。例如在智利的研究结果,两种喂养方式之间的婴儿死亡差异只有2倍,而不是56倍,而且死亡率数字本身也与以前不在一个水平。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母乳的同时、或很早开始喂养牛奶的婴儿,死亡率几乎与仅牛奶喂养的婴儿差不多。

也就是说,即使是母乳婴儿,也不应该同时喂养牛奶,或用牛奶、含牛奶成分的配方食品代替母乳。在智利,由于富有的家庭更倾向于用配方奶代替母乳,因此富人孩子的死亡率反而比穷人家的高。瓜地马拉的一项儿童粪便样本研究显示,纯母乳婴儿的粪便中没有致病病菌,孩子也没有胃肠炎问题,而非母乳喂养的儿童总是容易患肠胃炎。对于此项研究人们只观察了卫生条件不好的地区。

婴儿一旦断奶后,肠道菌群就会发生变化,大肠杆菌也会出现。如果婴儿的抵抗力不足,这些细菌就会在体内蔓延,进入神经系统、肺部、肾脏和血液。

以前,曾经在一些医院的儿科部门发生过肠胃炎爆发,只有母乳喂养才能够遏制病情。在贝尔格莱德,人们发现,母乳烧煮以后就会失去这一抵抗病菌的功能。(原书第46页)

尤其是在某些发展中国家,食品厂商对母亲们宣传说,奶粉喂养比母乳好,而实际上母乳才是最好的。在智利,母乳婴儿的比例在20年间从95%下降到6%,而事实上母乳至少一年的儿童终身都具有更强的感染抵抗力。与其它哺乳动物一样,一岁幼儿的体重达到出生时的3倍左右。

利亚·马古利斯在1975年11月10日出版的一期《基督教与危机》杂志中发表了一篇题为《Baby formula Abroad: Exporting Infant Malnutrition》(《销往海外的婴儿配方奶:出口的婴儿营养不良》)的文章,她在文中阐述了食品工业如何在其它国家尚不饱和的食品市场上为了市场份额而激烈竞争。例如,他们将奶粉顾问作为所谓的“育儿护士”送入医院和妇产诊所,对父母们进行产品宣传。受到这一影响,牙买加约90%的母亲在孩子6个月前就开始喂食配方奶,并且相信这是对孩子有益的。

在智利: "In 1973 three times as many deaths occurred among infants who were bottle fed before three months of age than among wholly breast-fed infants."(原书第49页)。也就是说,1973年时,满3个月前就喂食配方奶的婴儿死亡率是纯母乳婴儿的3倍。那时的难题之一是,如何将配方奶粉在无菌状态下以正确的比例溶解在水中。

1973年,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援助组织发表了一篇题为《Nestlé Kills Babies》(《雀巢谋杀婴儿》)的文章,马上就受到雀巢公司的起诉。英国的迈克·马勒在他的《The Baby Killer》(《婴儿杀手》)一书中报导了厂商的这些不端行为。美国消费者协会发表的题为《Hungry for Profits》(《贪求利润》)的文章,也描述了食品行业是怎样不受约束地采取这种宣传方式。

利亚·马古利斯:《The International Code of Marketing of Breastmilk Substitutes: A model for assuring children’s nutrition rights under the law》(《母乳替代品市场的国际编码——确保儿童获得良好营养权利受到法律保护的模型》),第一次发表于《国际儿童权利期刊》1997年第5卷第4号,荷兰海牙Kluwer Law International出版社,第419到438页。请参阅PDF文档了解1977至1984年进行的抵制雀巢公司产品运动。维基百科上也收录了“雀巢谋杀婴儿”的词条。英文版文章更加详细,但是德语版还包括了瑞士后来的联邦委员会委员莫里茨·洛伊恩贝格尔作为伯尔尼第三世界工作组的辩护律师进行法庭辩护的小故事。请参阅与此相关的德国《明镜》周刊的一篇文章(1976年第27期)。

在肯尼亚,人们估计每年用于母乳替代品的支出高达1150万美元,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单单这一项就占了医疗保健支出的三分之二,用去了发展中国家援助资金的20%。

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道禁令,禁止母乳替代产品广告,推荐宣传母乳喂养。1971年,美国只有25%的母亲进行母乳喂养,到90年代中期这个比例上升至58%。

1971年,68%的美国儿童6个月时就开始食用牛奶产品,1981年这个比例下降至17%。这是美国儿科医学会(1)、美国儿科学会(2)、儿科研究学会(3)和儿科门诊协会(4)共同携手努力的结果。他们的倡议如此有效,以至于美国乳业联合会公开承认,牛奶不适合6个月以下的婴儿。第11章中还有更多这方面的信息。

奥斯基博士在这一章的结束语中写道:"The infant should never receive cow's milk in an unmodified form. After the first year of life, the child reqires no milk of any type. The child, like us adults, can thrive without cow's milk ever crossing his lips."(婴儿不应该食用任何未经配方改变的牛奶。1岁以后的幼儿也无需任何类型的牛奶。儿童,包括我们成年人在内,无需食用牛奶,照样可以茁壮、健康地成长。”)(原书第52页)

钙质恐慌,原书第53页

乳制品业成功地向我们灌输了这样的观念:我们需要大量钙质来确保骨骼和牙齿的健康、强壮,而牛奶和奶制品是最好的钙源。事实上牛奶的确含有大量的钙,与某些蔬菜一样。然而人体只能吸收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还是在能够吸收的前提下,这一点与蔬菜中的钙完全不同。

能够预防骨质疏松的食物:一杯煮熟的芸薹属蔬菜、或芜菁、或120克面粉都能够提供超过250毫克的钙。豆类、西兰花、杏仁、鱼等也都富含钙质。达尼尔·A·图古德在他的《NO MILK》(《不要喝牛奶》)一书中写道(第72页):"Drinking milk for calcium makes about as much sense as smoking for weight control." ,即“为了摄入钙质而喝牛奶,就好像为了控制体重而吸烟,两者皆毫无意义、反受其害。”请参阅此书的书评。

图片源自Blausen gallery 2014。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每日钙摄入量为400到500毫克,英国和加拿大推荐500毫克,美国的食物与营养委员会国家科学院甚至建议800毫克。

其实这些说法都没有很大意义,因为我们的身体是否能够吸收、吸收多少食入的钙质,取决于若干个因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是食物中磷酸盐膳食纤维蛋白质的含量,同时还需要维生素D(胆钙化醇)和体内激素共同作用。(原书第54页)

虽然牛奶含钙量是母乳的4倍(参见上文第一个文字方框中的表格),但是婴儿能够从母乳中吸收更多的钙,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牛奶含有大量的,这些磷会与钙形成无法消化的化合物,最终必须由肾排出体外。

钙质过多或过少都对身体有害。世界上某些地区的人群只摄取高加索人(欧洲人,白种人)食用钙量的一小部分,且主要通过植物食物,他们的骨骼比我们更加健康,也很少患有骨质疏松症

南非医学研究所亚历山大·沃克博士甚至说:"There is no firm evidence that calcium deficiency exists in humans."(根本就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人类缺钙。”) (原书第55页)

事实是,美国人仅通过食用乳制品就平均摄入807毫克的钙,且导致很多骨质疏松症,而西班牙人摄入308毫克、巴西人250毫克、台湾人13毫克、加纳人只摄入8毫克!在这些乳制品消费较少的国家,骨质疏松症的比例却低得多,人们的牙齿也更健康。

你真的要分享奶牛的午餐吗?原书第57页

作者在这一章阐述了牛奶的质量问题,他提到了美国消费者联合会1974年1月发表的一篇题为《Milk: Why Is the Quality So Low?》(《牛奶:为什么质量这么差?》)的文章,那是在美国5个州中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

牛奶的味道受到奶牛在挤奶之前所食饲料的很大影响。此外,在不同的加热过程中不仔细的加工方式,例如温度过高或加热时间过长,也会给牛奶添加一种烧煮的味道,这种味道由于原因和过程不同而有所变化,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像肥皂味。

牛奶中总会含有一定数量的病菌,而温热的牛奶是病菌繁殖的最佳温床,因此反复加热婴儿奶瓶的方法很不可取。加热过程,例如巴氏灭菌法,能够大量减少大肠杆菌和分枝杆菌,但是残留的细菌也能够迅速繁殖。

不管怎么说,巴氏灭菌以后每毫升牛奶中应该仅剩2万个细菌,最多应只有10个大肠杆菌。存放在冰箱中,细菌数量每35到40个小时就会增长一倍。美国消费者联合会在实践中却发现了每毫升3万个细菌的情况,有一个样本甚至含有3百万个细菌。

消费者联合会调查的25个样本中只有4个不含农药,所有其它样本都含有氯化烃。人们知道,这类有机氯化合物会在人体体内聚集,导致基因缺陷和癌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甚至暗示人们,那么一点点致癌物质没有关系……

受调查样本在黄曲霉素和抗生素方面没有问题,虽然奶牛患乳腺炎时必须注射抗生素,但是注射后48小时以内的牛奶是禁止使用的,这一点美国起码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遵守得很好,否则的话,对青霉素过敏的人会患荨麻疹、哮喘或原因不明的皮疹。(原书第61页)

奥斯基博士没有提到,每7000人中就有一个会发生全身过敏反应,并可能由此而导致伴有器官衰竭休克、甚至有生命危险的心脏骤停过敏性休克

孕酮也会导致健康问题,这是怀孕的奶牛产生的激素。医学博士杰罗姆·卡尼·费舍尔指出,今天,至少美国牛奶的80%是产自怀孕的奶牛,他写道:"About 80 percent of cows that are giving milk are pregnant and are throwing off hormones continuously."(约80%的产奶奶牛是怀孕的,每天都在不停地产生激素。”)(原书第61页)

牛奶中的孕酮会使成年人长痤疮,这类痤疮停食牛奶一段时间以后就会消失。费舍尔博士认识到,长痤疮的儿童也是因为饮用过多牛奶。他的实践表明,青少年停食牛奶以后,痤疮就会消失或得到很大的改善。尽管如此,大多数皮肤科医生并没有应用这一经验。

杰罗姆·费舍尔博士进行的一项研究包含了1088例寻常性痤疮,研究结果指出了整体关联性。可能因为男人不太会因为这种问题看医生,所以这些病例中有721名女性和367名男性。针对痤疮的原因,他列举并简短介绍了50多个科学研究,还提供了132本书作为参考文献。
费舍尔博士证明了寻常性痤疮和脂溢性皮炎具有同类病因。他注意到,大多数痤疮病人的牛奶消耗量比大众平均水平多50%到300%,同时他还写道,牛奶这一次级因素仅对于4.5%的痤疮病人毫无影响,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喝牛奶(请参阅此项研究的英语版)。
图片取自维基百科“牛痘”词条。

小心奶牛,原书第65页

奥斯基博士将几个要点综合了一下:"Diarrhea and cramps, gastrointestinal bleeding, iron-deficiency anemia, skin rashes, arteriosklerosis, and acne – these are disorders that have been linked to the drinking of whole cow's milk. So have recurrent ear infections and bronchitis. Can there be more? Yes. Leukemia, multiple sclerosis, rheumatoid arthritis, and simple dental decay have also been proposed as candidates."(腹泻和绞痛、胃肠道出血、缺铁性贫血、皮疹、动脉硬化和痤疮——这些都已被认为与食用全脂牛奶有关联。反复发生的耳朵感染和支气管炎也是如此。还有吗?当然还有。白血病、多发性硬化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甚至龋齿都已被人们考虑是与牛奶有关的疾病。”)

作者强调,书中所论述的这些牛奶可能引发的健康问题都有很好的证据,也为很多人承认接受,因此接下来他只提出一些会令人不安的理论。他首先引用了英国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一篇题为《Beware of the Cow》(《小心奶牛》)的社论中的第一句话:"Along with the evidence that beef-eating may be connected, in adults, with large-bowel cancer comes news of a possible fresh menace from cows, this time in the young."(随着食用牛肉可能与成年人患大肠癌相关的证据的出现,现在又有奶牛可能导致健康危害的新闻,这次是在儿童身上。”)

这篇社论的作者所依据的是一个黑猩猩试验,人们不给黑猩猩婴儿母乳,而是喂食未经消毒的牛奶,结果6个黑猩猩婴儿中有2个患上白血病并死亡。在此之前,人们根本不知道黑猩猩会患白血病。试验中所使用的牛奶含有奶牛体内携带的牛C型肿瘤病毒。黑猩猩婴儿在第34和35周患白血病,6个星期以后死亡。

人们已经了解,大多数黑猩猩会有的感染疾病,也能够感染人类。宾夕法尼亚大学兽医学院法拉尔博士、凯尼恩博士和古普塔博士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报告,阐述了一些试验结果,并得出结论:"While earlier epidemiological surveys showed no association between human and bovine leukemia, the most recent survey, involving a large number of cases, showed a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human acute lymphoid leukemia in areas with a high incidence of bovine leukemia and bovine leukemia virus infection."(以前的流行病学调查未显示人类与牛的白血病之间有任何关联,但是现在很多调查以及大量的病例都证明,在牛白血病和牛白血病病毒感染发病率很高的地区,人类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也出现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增长。”)

多发性硬化症在各地的分布完全不同,人们为此提出了不同的理论,然而直到1974年,密歇根大学的两位科学家贝尔纳·阿格拉诺夫大卫·戈德堡才开始朝饮食方向进行研究。

他们对美国的26000名死于多发性硬化症的病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阿拉巴马州、佐治亚州和田纳西州只出现大约一半的病例。他们调查了大量的相关因素,如教育、经济条件、医生和医院的数量、病床的数量等,然而最后他们发现了此病与食用牛奶之间明显的关联

这之后,他们还研究了其他21个国家的情况,果然只有与食用牛奶之间存在明显关联。牛奶如此有害健康的原因,直到1996年尚不为人知。人们当时只知道,神经细胞需要脂肪,因此也许是对于人体陌生的乳脂是导致此病的原因。他们的结论是:"Cow's milk may be an unfortunate substitute for human milk in infancy or a risky food source thereafter, or both."(牛奶可能在婴幼儿时期不能取代母乳,或者对于哺乳期之后的人体是一种有风险的食物,又或者两者兼有。”)(原书第68页)

奥斯基博士认为,另一个研究小组将一种人们对其了解还不多的神经性疾病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与食用牛奶联系起来,这绝对不是巧合。因为世界著名的一垒手亨利·路易斯·格里克死于此病,因此在美国人们也将此病称为卢·格里克症(或者沙可症)。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贝勒医学院的研究小组虽然只对25名患有这一罕见、但致命疾病的病人进行了研究,但是对照组是25名各方面情况和生活方式都相似相同的健康者。与对照人群相比较时,患者除了在铅、水银等重金属以及体育运动方面的差异以外,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高牛奶消耗,因而这一点成为可能的致病原因。原文:“The neurologists analyzed many variables in 25 patients with this disease and compared the patients’ histories with 25 healthy individuals of similar sex, age, racial background, economic status, and education. The factors that set apart the patients with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from their normal counterparts was that the patients reported an increased incidence of exposure to lead and mercury, more participation in sports, and higher ingestion of cow’s milk — this give (sic!) us more food for thought.”

在年轻人患病方面,作者再次提到医学博士J·丹·巴格特,他发现了幼年特发性关节炎与食用牛奶之间的关联。他在诊所里接待了很多这类病人,有些人的病情已相当严重,而他仅仅通过禁食一切乳制品的方法就治愈了所有的病人。一些其他儿科医生也获得过类似的经验。然而这一事实并没有引起更多医生的关注。

华盛顿州塔科马的科学家亚历山大·绍斯博士及其小组(美国生物社会学和医学研究所)发现了高牛奶消耗与社会行为之间的关联。一个针对青年人犯罪的调查显示,这些人的牛奶食用量是普通人群的10倍,同时他们消费较少的坚果、水果和蔬菜。绍斯博士猜测这些人患的是一种蛋白质中毒,但也有可能是乳脂的原因。

宾夕法尼亚大学口腔卫生研究者弗朗西丝·卡斯塔诺博士指出,牛奶也会损害牙齿。让婴幼儿吮吸奶瓶入睡,是对牙齿不利的,因为孩子睡着以后停止吞咽,牛奶就会留在口腔中,成为腐蚀牙齿的细菌的温床。

睡眠期间唾液分泌会大大降低,这也是为什么晚上睡觉前仔细刷牙非常重要的原因。孩子入睡以后,口腔中的牛奶开始发酵,产生了一个酸性的环境。特别是孩子一岁以后,这种情况会造成恶劣的后果,家长还会奇怪,为什么孩子的牙齿变得那么糟糕。卡斯塔诺博士建议最好母乳喂养,如果需要吮吸奶瓶,则应该在瓶子里装水。

牛奶对每个人都有点好处,原书第73页

大量的牛奶广告如此向人们宣传:"Milk Drinkers Make Better Lovers"(饮奶使你成为更好的恋人”)、"Everybody Needs Milk"(每个人都需要牛奶”)、"Milk: Drink It for All It's Worth"(获取牛奶的所有价值”)、"There Is a New You Coming Every Day – Drink Milk"(饮用牛奶让你每天焕然一新”)、"Milk – The Perfect Food"(牛奶是最完美的食品”)。

奥斯基博士写道,当《纽约时报》1974年4月的头版头条写着"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Finds Milk Advertising Campaign Deceptive"(联邦贸易委员会认为牛奶广告宣传具有欺骗误导性”)时,人们根本完全忽略,或者不肯相信。事实上,联邦贸易委员会提出抗议,认为有些牛奶广告是错误、容易引起误导、容易让人混淆的,面对大量科学证据,联邦贸易委员会无法再对事实视而不见,并在乳制品业惊讶的反应下采取了相应措施。

乳制品业利用马克·斯皮茨维达·布鲁雷·博尔格艾比盖尔·范布伦(真名波林·埃丝特·弗里德曼)、弗洛伦斯·汉德森等体育偶像和影视明星来做广告,宣传“每个人都需要牛奶”,他们后来将广告词改为"Milk Has Something for Everybody"(牛奶对每个人都有点好处”),这种说法倒也不错,虽然那些“好处”其实是一些人的致病原因。(原书第74页)

奶农们为乳制品宣称每年都要支付5百万美元。一直以来,政府机构都是与乳制品业联合行动的,他们共同推出牛奶和奶制品宣传材料,例如美国农业部发行的宣传手册《牛奶与一日三餐》。

作者还指出了其它一些由纳税人支付的牛奶宣传方式。这一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营销战术,导致了在美国没有人敢反对牛奶或质疑牛奶,否则就是“非美国式”的。一些大型的乳品及食品企业密切关注着所有公众媒体上每一条有关牛奶的公开言论,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以前人们将这类服务提供者称为“剪报机构”。现在,这类机构已经电子化,被称为与公关活动相关的“媒体监测”。根据客户的要求,提供服务的公司对每一份杂志、报纸及其它出版物进行评估,筛选出包含目标词、关键词的文章并发送给客户。媒体监测的一类结果是监测报告,即文献机构根据客户特定的关键词收集整篇报刊文章并对其进行编目。公司可以参考这一监测结果而制定其产品结构策略。监测服务可以包括品牌、产品、价格信息或政治性言论。

奥斯基博士发表了对乳制品的看法以后,立即就收到芝加哥全国乳业联合会的一封信,其速度之快好像发言者的回音,对他的理论进行了批评。不仅如此,全国乳业联合会还好几次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其中对媒体发布此类言论进行了批评,并用更长的篇幅美化乳制品业,突出了牛奶的诸多好处。就这样,每一次对牛奶坏处的公开发表最终都会变成乳制品业的胜利,同时还唬住了媒体,使他们在这个方面更加胆怯。

历史上最早提供剪报服务,即媒体监测的,是1879年巴黎的剪报机构L'Argus de la Presse。使用这类媒体监测服务的机构包括企业协会政党、管理部门、研究所、文化机构、旅游公司等类似组织。例如在瑞士,1896年成立的ARGUS出版股份公司拥有160名左右员工。这类服务的内容包括媒体监测、媒体分析、信息管理、简报、媒体报道等。信息的搜索和传递本身没有什么可评价的,但是人们根据这些信息所采取的行为,可能会成为问题 。

儿科和精神病科医生埃伦·麦肯齐针对这一现象,发表了《Psychologic Factors in Milk Anemia》(《牛乳性贫血的心理性因素》)的文章。奥斯基博士引用她的文字:"Everybody needs milk" carols a current commercial from television and billboards. Cow's milk, a liquid protein food well suited to a calf before its teeth erupt, has been so touted as "nature's most nearly perfect food" that even some doctors consider it an adequate substitute for a varied diet."(现在的电视和广告牌上到处都在宣传着‘每个人都需要牛奶’。牛奶这种液体蛋白食品适合小牛犊长出牙齿之前食用,而现在却被标榜成‘几乎是大自然最完美的食品’,甚至连一些医生都认为它能够充分地替代均衡膳食。”)

"The mystique of whole, homogenized, pasteurized, bottled milk (the most germladen, allergenic, and expensive of available formulas) is enormously powerful. Families will resume giving it despite their own experience or the doctor's warning of allergy, respiratory disease, or anemia. Mammon always indrudes: the director of a local television program was not allowed to mention milk anemia on his program because the dairy companies were big advertisers."(全脂、均质、消毒瓶装牛奶(也就是充满最多微生物、最易致过敏、价格最昂贵的食品)的神话具有无比巨大的力量。人们无视自己的经验,对医生关于过敏、呼吸道疾病和贫血的警告也置之不理,仍然继续给孩子们喝牛奶。有钱能使鬼推磨:地方电视台台长决不会在节目里提到牛乳性贫血,因为乳业公司是他们巨大的广告客户。”)

牛奶与慢性疲劳综合症,原书第79页

北美儿科临床的儿医威廉·G·克鲁克博士于1975年2月发表了一篇题为《Food Allergy – the Great Masquerader》(《食物过敏——巨大的伪装者》)的文章。他在文中谈到,食物过敏(与药物一样)不仅会引起皮疹、呼吸道疾病及肠胃问题这类典型症状,也会对精神、思想产生影响,出现疲劳及注意力缺失症。基于对4000名儿童的治疗经验,克鲁克博士认为牛奶、玉米和蔗糖是这类过敏的主要诱因。

威廉·克鲁克医生的另一本书《The Yeast Connection: A Medical Breakthrough》(《酵母的关联:医学突破》)的封面上写道:"If you feel sick all over, this book could change your life."(“如果你感觉全身不适,这本书可能会改变你的生活。”)如果你长期感觉疲劳,且怀疑与酵母有关,那么这本书就能帮助你走出困境。一位由此而病愈的读者写道:“克鲁克医生的建议是:no sugar, no dairy, no yeast, no wheat(不要吃糖、不要喝奶、不要食用酵母和小麦)。”

查尔斯·哈里森·布莱克利医生于1873年阐述了花粉过敏现象,例如过敏性鼻炎,也会导致类似的症状。不过出现这类症状以后,应该仔细排查是否有其它原因,例如感染、贫血或慢性疾病。事实上,绝大多数有这类症状的患者都是因为对某种食物过敏

甚至夜遗尿有时也可以归根于食物过敏。鼻塞更是一个常见的过敏症状,特别是在牛奶过敏中。患儿还会显得特别疲倦,或者与此相反,特别活跃,做鬼脸、不停地扭动、跳跃,一刻无法安静。

精神病科医生H·L·纽伯德博士发现,成年人的食物过敏也可能导致睡眠障碍焦虑症抑郁症。也就是说,儿童和成年人这类症状的原因大多数时候就是普通的牛奶。

威廉·G·克鲁克医生在45名患有多动症或学习障碍的儿童中,诊断有41名儿童的症状明显是食物过敏导致的。仅仅通过戒食致敏原食物,这些问题就都消失了,或在很大程度上得以改善。

这些儿童中,每个人都对3种食物过敏,28人对牛奶过敏,同样有28人对蔗糖过敏。对鸡蛋、小麦和玉米过敏的人较少。儿童如果出现脸色苍白、鼻塞的症状,那么无论如何应该检查是否有食物过敏。

如果患有食物过敏,切断致敏原后一般需要1到3周时间,症状才会完全消失。重新食用致敏原食物,症状又会出现。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确诊是食物过敏。克鲁克医生和该书作者都建议,应该先将牛奶作为致敏原进行检查。

人体抵抗外来物时,是通过抗体与抗原相结合而实现的,这是我们免疫力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血液中存在抗体大多数时候只是说明这个人经常进食相应的食物。只有完全戒食3周后症状消失、然后再次进食该食物重新引发症状,才能证明是该食物过敏。

应该怎么做,原书第83页

奥斯基博士引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的话:"A pair substantial mammary glands has the advantage over the two hemispheres of the most learned professor's brain in the art of compounding a nutritious fluid for infants."(母亲的一对充盈的乳房,胜过知识最渊博的教授的两个大脑半球,因为那里存储着婴儿最需要的营养液。”)但是,奥斯基博士如是问道,如果一位母亲无法或不愿给她的孩子喂母乳,应该怎么办呢?对于青年人和成年人来说,不喝牛奶的话,他们又该喝什么呢?

作者写道,对于婴儿来说,乳母的乳汁是最佳替代品,除此以外,现在生产的未掺入牛奶或其它物种乳汁的婴儿奶,也是合适的。那些含有牛奶蛋白的婴儿配方奶(特别是低过敏婴儿奶粉)大多数也适用于12个月以内的婴儿。食用这类产品而发生过敏的可能性非常低,作者在此例举了3个品牌:雅培(Similac)、美赞臣(Enfamil)和英国惠氏SMA。

敏感的儿童可以选用那些已将牛奶蛋白分解为氨基酸的产品。高品质的产品还含有含量适当的铁,这一点是与牛奶完全不同的。配方奶中维生素的含量大多也是正确的。大多数儿童营养专家认为,给幼儿喝脱脂奶是错误的,因为脂肪在婴幼儿时期非常重要。

奥斯基博士引用了著名婴儿营养专家塞缪尔·J·弗蒙的话:"When attempts are made to control weight during infancy, it is recommended that modest rather than drastic reduction in calories intake be employed. The diet should provide 7 to 16 percent of calories from protein and 35 to 55 percent of calories from fat. These dietary stipulations can be met with ease when human milk or whole cow milk (or infant formulas) serves as a major source of calories but are nearly impossible to meet when skim milk is fed."(如果要尝试控制婴儿的体重,最好只是稍许、而不应急剧减少摄入的热量。婴儿所摄取的热量应该7%到16%来自蛋白质,35%到55%来自脂肪。如果将人乳或全脂牛奶(或婴儿配方奶)作为热量的主要来源,那么这一热量结构很容易就能达到,但是如果喂食脱脂奶,这一营养比例几乎完全无法达到。”)(原书第85页)

然后,身为儿医的奥斯基博士对婴儿营养作出了以下推荐:大约从5、6个月开始,应该给婴儿引入固体食物,最好从水果和谷物开始。6到9个月之间时,慢慢加入蔬菜。他也提到了喂食肉类,但是如果孩子能够摄入足够的维生素B12,那么也没有必要吃肉,这一点同样适用于孕妇。鸡蛋最好9个月或1岁以后才喂食。

1岁以后就不必喝奶了,不过愿意的话,母亲仍然可以继续哺乳。断奶以后,或者之前,都可以喂食果汁,以碳水化合物的形式输入热量。作者认为,孩子1岁以后就可以慢慢开始减少奶瓶使用,直至18个月彻底断绝任何形式的奶。

然后作者又回到成人领域。他使用1975年的统计数据,阐述美国人平均饮用各类饮品的情况。位居第一的是56.7加仑的水(1加仑约为3.8升),然后是39.6加仑软饮料、27.8加仑咖啡、24.8加仑啤酒、21.6加仑牛奶、7.4加仑茶、6.1加仑果汁、2加仑类和1.7加仑葡萄酒。

他认为,人们应该多喝水和果汁。此外,他还认为所谓的“甲级巴氏消毒牛奶”很有问题。这类牛奶含有至少3.25%的脂肪,及至少8.25%的其它固体成分。这一牛奶可以跨州销售,而其它消毒牛奶都只限制在本州出售。

对牛奶不过敏且愿意继续喝牛奶的人,应该选择含脂量少于0.5%的脱脂牛奶,因为这种牛奶不会带来那么多问题。然后,作者说到奶粉问题,奶粉冲水液化以后,在美国的价格只是同类液体牛奶的三分之一。冲好的奶粉应该在冰箱里放置24小时,以使口感更佳。

然后他讲到美国的其它乳品种类,例如淡奶等,并阐述了相关细节。还有一种所谓的“植脂淡奶”,就是将牛奶中的乳脂换成植物油脂。

一位生产这类乳品的农场主和制造商、米尔诺公司查尔斯·豪塞尔对于这类乳品不允许销往外州的规定提出起诉,他认为这等于声明了这类乳品是价值低劣的产品。最后他打赢了这场官司,国家有关部门和乳制品业不得不作出了让步。

奥斯基博士还分析了酸奶,他认为酸奶应该尽可能地用脱脂奶生产。通过乳酸发酵过程,几乎所有的乳糖都被细菌分解成了单糖(葡萄糖)和半乳糖,因此乳糖不耐受的人也可以食用酸奶。

但是玛丽亚·罗林格在她的《最好不喝牛奶!》(请参阅此书的书评)一书中对于这个问题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因为现在的酸奶和克非尔(一种发酵牛奶饮料)产品的生产过程已经与以前完全不同了。奥斯基博士那个时候根本还不知道现在的生产方式,而对于罗林格女士来说那是她职业的一部分。
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作者接下来又提到代乳食品,这类食品大多含有酪蛋白酸钠(原书第89页)和植物油脂,以及葡萄糖或玉米糖浆、人造增味剂和乳化剂。酪蛋白酸钠消化时与牛奶中的酪蛋白钙完全不同,后者会结块。咖啡奶或咖啡伴侣大多数时候都是代乳产品。

奥斯基博士还讲到,美国维益食品有限公司创始人罗伯特·维益于1945年发明了这种人造牛奶,并引入生产。大部分这类产品都以大豆为原料,现在也有大量的代乳食品以燕麦、杏仁、大麻、亚麻子等作为原料。

乳制品业逐渐开始承认牛奶并非最完美的食品。他们的第一个解决方案是脱脂牛奶,以应答脂肪过多的问题。后来,他们又开始尝试改变乳糖、或加入从面包酵母中提取的(请参阅上面文字方框中提到的威廉·G·克鲁克医生的书)。

来自怀俄明州的一家奶酪Roy Brog在20年间做了大量的实验,发明了一种乳清饮料,口感甚佳,不含乳脂,乳糖含量下降40%,因此不像牛奶那么容易引起过敏。(本文作者按:瑞士的Rivella就是这样一种饮料。)

哺乳动物的乳汁含有两种蛋白质,即乳清和凝乳。乳清含有乳铁蛋白、α-乳清蛋白、β-乳球蛋白白蛋白溶菌酶球蛋白。通过酶法或酸化方法可以去除凝乳部分。从脱脂奶中去除酪蛋白后,剩下的就是乳清。请参阅乳清蛋白

人乳含有80%的乳清和水、20%的凝乳和酪蛋白,而牛奶中乳清和酪蛋白的比例正好与此相反!

此外,这两种奶的蛋白质也不一样。不过饮用乳清饮品可以避免大量无益健康的饱和脂肪。

1971年,约68%的5至6个月的美国婴儿食用牛奶或淡牛奶,1981年这个比例降至17%。奥斯基博士在结束语中写道:"Cow's milk has no valid claim as the perfect food. As nutrition, it produces allergies in infants, diarrhea and cramps in older children and adults, and may be a factor in the development of heart attacks and strokes."(牛奶完全没有理由成为完美的食品。作为一种营养物质,它会引起婴儿过敏,导致儿童和成人腹泻、腹痛,更可能是形成心肌梗塞和中风的一大因素。”)

他很理想化地认为:"Perhaps when the public is educated as to the hazards of milk only calves will be left to drink the real thing. Only the calves should drink the real thing."(也许,当人们普遍认识到牛奶的危害以后,就只剩小牛犊才会去喝。而事实上也只有小牛犊才应该喝牛奶。” )

研究论文附录,原书第95页

书中接下来的部分,医学博士教授弗兰克·亚兰·奥斯基介绍了书中涉及的32项科学研究工作,将其精简概括在一页中。他使用了波士顿贝丝以色列医院PaperChase数据库中的资料,并提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的医学索引联机检索(MEDLINE)中记录有各项研究的论文摘要。

贝丝以色列医院1996年与新英格兰女执事医院合并以后,改名为贝丝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IDMC)。在PaperChase数据库的页面上登录后输入相应的姓名(例如Beer AE)和日期(例如1975)就可以完整浏览研究论文。

科学研究论文:

Beer AEBillingham RE"Immunologic benefits and hazards of milk in maternal-perinatal relationship"(孕产妇、围产儿期间牛奶的免疫学益处与危害》),发表于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内科学年鉴》)(1975年12月)83(6):865-71。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Burr ML"Does infant feeding affect the risk of allergy?"(婴儿的喂养方式会影响过敏风险吗?》),发表于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儿童疾病文献》)(1983年7月)58(7):561-5。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Minford AMMaCDonaldLittlewood JM"Food intolerance and food allergy in children: a review of 68 cases."(儿童食物不耐受及食物过敏:68个病例分析》),发表于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儿童疾病文献》)(1982年10月)57(10):742-7。关于68名食物过敏儿童的研究。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Correa P:"Epidemiological Correlations Between Diet and Cancer Frequency"(《膳食与癌症发生率之间的流行病学关联》),发表于Cancer Research(《肿瘤研究》)(1981年)41(9,part2):3685-3689。这是关于动物(特别是牛肉、猪肉、鸡蛋或牛奶中的)蛋白及脂肪与大肠癌及乳腺癌死亡率之间强大持久的关联的非常重要的研究论文。食用乳制品对于前列腺癌、卵巢癌和子宫内膜增生的影响虽然没有那么强烈,但也十分明显,此外还有对冠状动脉疾病的癌前病变的影响。牛奶很可能会促进动脉硬化疾病的形成,而牛肉更易导致大肠癌。请参阅Cancer Research上的论文摘要

Wilson NWSelf TWHamburger RN:"Severe cow's milk induced colitis in an exclusively breast-fed neonate. Case report and clinical review of cow's milk allergy."(《一例牛奶引起的纯母乳喂养新生儿的严重结肠炎:病例报告及牛奶过敏临床分析》),发表于Clinical Pediatrics(《儿科临床》)(费城)(1990年2月) 29 (2):77-80。此病例中的母亲每天喝4至5杯牛奶,她4天大的孩子为纯母乳喂养。她饮用牛奶的习惯在怀孕时就对孩子产生了影响。患儿由于嗜酸性粒细胞性胃肠炎克隆氏病)而导致大肠失血,入院后8小时内流失了超过30%的血细胞比容(失铁),因而这一病例十分罕见。人们使用了若干种检查方法(皮肤点刺测试及放射应变原吸附试验)才确定,是牛奶过敏引起了患儿这种危及生命的症状。人们将喂食方式改为不含蛋白质、仅含氨基酸的特殊配方奶,仅一个星期以后,患儿状态就大有起色。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Deamer WCGerrard JWSpeer F:"Cow's milk allergy: a critical review."(《牛奶过敏:评论性综述》),发表于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家庭医疗杂志》)(1979年8月)9(2):223-32。该论文列举了牛奶过敏经常不为人们发觉的4个原因。此外,与大众普遍的认知相反,大多数食物过敏——尤其是牛奶过敏——并非免疫球蛋白E(IgE)介导的食物不耐受现象。只有戒食3周牛奶,才能发现这一过敏。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Brown KH"Dietary management of acute childhood diarrhea: optimal timing of feeding and appropriate use of milks and mixed diets."(《儿童急性腹泻的膳食管理:喂食的最佳时机与合理食用牛奶及混合膳食》),发表于Journal of Pediatrics(《儿科杂志》)(1991年4月)118(4(Pt 2)):S92-8。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Kleinman RE:"Cow milk allergy in infancy and hypoallergenic formulas."(《婴儿牛奶过敏与低过敏配方奶粉》),发表于Journal of Pediatrics(《儿科杂志》)(1992年11月)121(5 Pt 2):S116-21。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Oski FA:"Is bovine milk a health hazard?"(《牛奶对健康有害吗?》),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85年1月)75(1 Pt 2):182-6。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Foucard T:"Development of food allergie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cow's milk allergy."(《食物过敏的形成并特别涉及牛奶过敏》),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85年1月)75(1 Pt 2): 177-81。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Lembcke JL, Brown KH:"Effect of milk-containing diets on the severity and duration of childhood diarrhea."(《食用乳制品对儿童腹泻严重性和持续性的影响》),发表于Acta Paediatric Supplement(《儿科学报增刊》)(1992年9月)381:87-92。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Escribano Subias JSanz Manrique NVilla Elizaga ITormo Carnice R:"Influencia de la hipolactasia primaria sobre el consumo de productos lacteos."(《原发性乳糖吸收不良与食用乳制品之间的关联》),发表于Anales Espanoles De Pediatria(《西班牙儿科年报》)(1993年2月)38(2):107-12。作者研究了患有乳糖不耐受的157名成年人和43名儿童在牛奶和奶制品方面的饮食方式。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Lafuente Mesanza POjembarrena Martinez ESasieta Altuna MPinan Frances MAUrreta Dolora MJLombardero Jimenez JL:"Anemia y depleccion de depositos de hierro en lactantes sanos de 12 meses de edad."(《12个月婴儿的贫血和缺铁问题》),发表于Anales Espanoles De Pediatriaoder Sant Joan de Reus Pamplona(《西班牙儿科年报》)(1992年7月)37(1):24-8。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Virtanen SMAro A:"Dietary factors in the aetiology of diabetes."(《糖尿病病因学中的膳食因素》),发表于Annals of Medicine(《医药年鉴》)(1994年12月)26(6):469-78。作者研究了婴儿的膳食与1型、2型糖尿病之间的关联。以流行病学方法人们可以证实,过多摄入亚硝酸盐亚硝基化合物、过早饮用牛奶以及母乳过短是很早患上糖尿病的主要原因。该研究包括了生态学、动物和人类病例研究,但是缺少前瞻性队列研究和对人体的介入试验。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左图为糖尿病的后遗症。维基百科写道:“这是大多数时候由于缺血导致的组织坏死,受到影响的组织通过分解腐烂自溶而完全死亡,并由于血红蛋白的分解而改变颜色。”图片取自维基百科的“坏疽”词条。

Lee VALorenz K:"The nutritional and physiological impact of milk in human nutrition."(《牛奶在人类饮食中的营养学和生理学影响》),发表于CRC Critical Reviews in Food Science and Nutrition(《食品科学与营养评论》)(1978年)11(1):41-116。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Jackson LSLee K:"The effect of dairy products on iron availability."(《乳制品供铁的作用》),发表于Critical Reviews in Food Science and Nutrition(《食品科学与营养评论》)(1992年)31(4):259-70。这是一项对人体的研究,表明了人乳中铁的生物利用度比牛奶高。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Gerstein HC:"Cow's milk exposure and type I diabetes mellitus. A critical overview of the clinical literature."(《牛奶与1型糖尿病:对临床文献的评论性概述》),发表于Diabetes Care(《糖尿病护理》)(1994年1月)17(1):13-9。作者分析了关于1型糖尿病与婴儿早期饮食之间关联的所有研究,结论是:过早饮用牛奶能够显著增加患1型糖尿病的风险。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Couet CJan PDebry G:"Lactose and cataract in humans: a review."(《关于人类乳糖与白内障的评论》),发表于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美国营养学院期刊》)(1991年2月)10(1):79-86。有些人群会由于食用乳糖和半乳糖而患上白内障。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Deeth HC:"Homogenized milk and atherosclerotic disease: a review."(《关于均质牛奶与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评论》),发表于Journal of Dairy Science(《乳业科学杂志》)(1983年7月)66(7):1419-35。作者承认存在于小肠中的黄嘌呤氧化酶会进入血液,然而这篇“赞成牛奶” 的论文声称没有找到该物质能够引发动脉硬化疾病的病理性机制。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关于黄嘌呤氧化酶的问题在《书评〈牛奶:致命毒药〉》中有所说明。你可以通过书评链接在那篇文章中搜索该词,或者使用本网页上方的搜索功能进行全站搜索。 

Garza C:"Appropriateness of milk use in international supplementary feeding programs."(《国际补充喂养项目中牛奶的合理使用》),发表于Journal of Dairy Science(《乳业科学杂志》)(1979年10月)62(10):1673-84。作者研究了第三世界国家或发展中国家的牛奶项目及饮食项目,这篇“赞成牛奶” 的论文得出的结论是,婴儿也许一开始会有点健康问题,但是1岁以后大多数只会发生极小的病患。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Brown KHLake A:"Appropriate use of human and nonhuman milk for the dietary management of children with diarrhoea."(《腹泻患儿膳食管理中人乳与非人乳的合理使用》),发表于Journal of Diarrhoeal Diseases Research(《腹泻疾病研究杂志》)(1991年9月)9(3):168-85。作者研究了一些关于食用牛奶和腹泻之间关联的论文的结果并认为,由于以后可能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因此婴幼儿最好完全戒食乳制品,或者至少大幅度减少食用,改食发酵过的乳制品。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Harms HK:"Die kuhmilcheiweissabhängige Darmkrankheit des jungen Säuglings, eine Form der Kuhmilchproteinintoleranz."(《婴儿牛奶蛋白过敏性肠道疾病》),发表于Klinische Pädiatrie(《儿科临床》)(1982年11-12月)194(6):375-80。牛奶蛋白过敏性肠道疾病可以通过母乳、戒食牛奶而避免,并且哺乳的母亲也不应喝牛奶。此类疾病的原因有4种,例如21-三体综合症(即唐氏综合症)或早产儿进行过腹腔手术。如果不及时调整饮食,此病会恶化为严重的慢性腹泻,或形成顽固的“腹泻综合症”。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Ramabadran KBansinath M:"Opioid peptides from milk as a possible cause of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牛奶中的阿片肽可能是婴儿猝死症的一个原因》),发表于Medical Hypotheses(《医学假说》)(1988年11月)27(3):181-7。短链阿片肽存在于牛奶中,可以通过消化器官进入血液循环。对于有呼吸停止倾向的婴儿,此物质可能会导致猝死。不过母乳中也含有这类阿片,但是否只是食用牛奶和奶制品的哺乳妇女才这样,这一点未加说明。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Rank P:"Milk and arteriosclerosis."(《牛奶与动脉硬化》),发表于Medical Hypotheses(《医学假说》)(1986年6月)20(3):317-38。食用牛奶会增加动脉硬化的风险,在此研究之后还有一些新的研究证实了这一点。有一种理论认为这是牛奶中的蓝细菌导致的一种感染。作者研究了一些与改良消毒方法相关的此类理论。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Strand FT:"Primary prevention of insulin-dependent diabetes mellitus: simple approaches using thermal modification of milk."(《通过牛奶热力改性的方法对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的初级预防》),发表于Medical Hypotheses(《医学假说》)(1994年2月)42(2):110-4。这项研究显示,将牛奶 的消毒温度从72度升高到85度,就可以降低1型糖尿病的患病率。在这一温度下,牛奶中的牛类血清白蛋白会发生变性,这样该物质就不会引起糖尿病。作者猜 测,其它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也许也可以通过这一方法避免。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Stern M:"Kuhmilchproteinintoleranz – Klinik und Pathogenese."(《牛奶过敏的临床和病理学方面》),发表于Monatsschrift Für Kinderheilkunde(《儿科月刊》)(1981年1月)129(1):18-26。这项研究区分3种过敏类型:急性全身过敏反应,一种温和的慢性过敏和一种严重的慢性过敏形式,以及幼儿的严重慢性腹泻。研究结论认为,母乳喂养是对此有效的预防手段。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Heiner DCWilson JF:"Delayed immunologic food reactions."(《延迟性食物过敏反应》),发表于New England and Regional Allergy Proceedings(《新英格兰及地区性过敏学报》)(1986年11-12月)7(6):520-6。这项研究显示,食物过敏的确切诊断有时非常困难,因为相应的症状推迟出现,并根据各人先天体质不同会在不同的时间表现为不同的反应、具有不同的临床表现。此外,所有的食物都含有一定数量的抗原。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Walker M:"Breastfeeding the premature infant."(《早产儿的母乳喂养》),发表于Naacogs Clinical Issues In Perinatal and Women's Health Nursing(《围产期和妇女健康护理的临床问题的美国妇产学院护士协会》)(1992年)3(4):620-33。这项研究阐述了为什么母乳对于大脑发育、婴儿整体发育和疾病预防至关重要,以及母乳喂养对于儿童以后的身体健康的影响。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Yamada TNakanishi TUyama OIida TSugita M:"A case of the milk-alkali syndrome with a small amount of milk and magnesium oxide ingestion-the contribution of sustained metabolic alkalosis induced by hypertonic dehydration"(《一例少量牛奶和氧化镁摄入期间的乳-碱综合症——高渗性脱水引起的持续代谢性碱中毒》),发表于Nippon JinzoGakkai Shi. Japanese Journal of Nephrology(《日本内科杂志》)(1991年6月)33(6):581-6。作者研究了罕见的乳-碱综合症的原因和少量牛奶及奶制品就能对此病产生的影响。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Ortega RMRequejo AMAndrés PGaspar MJOrtega A:"La leche y productos lacteos en la prevencion y control de las enfermedades cardiovasculares"(《牛奶和奶制品在预防和控制心血管疾病中的作用》),发表于Nutricion Hospitalaria(《医学营养》)(1993年9-10月)8(7):395-404。作者认为,牛奶并不会提高整个胆固醇水平,而只是提高“好”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比例。与其它众多论文完全相反,作者强调牛奶的重要性,并且没有说明这一研究是如何进行的。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Tamm A:"Management of lactose intolerance."(《乳糖不耐受的处理》),发表于Scandinavi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Supplement(《斯堪的纳维亚胃肠病学杂志增刊》)(1994年)202:55-63。论文阐述了治疗乳糖不耐受人群的基本原则以及尽量避免乳糖的预防措施。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Villako KMaaroos H:"Clinical picture of hypolactasia and lactose intolerance."(《乳糖酶缺乏症及乳糖不耐受的临床表现》),发表于Scandinavi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Supplement(《斯堪的纳维亚胃肠病学杂志增刊》)(1994年)202:36-54。请参阅PubMed上的论文摘要

参考书目与推荐读物,原书第118页

奥斯基博士在每一章中都推荐了相关的科学研究报告,此外还有4本书。也就是说,除了前面附录中所列的32项研究论文以外,他还推荐了共约40种出版物。

第一章:

Committee on Nutrition美国儿科学会营养委员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Should milk drinking by children be discouraged?"(应该阻止儿童饮用牛奶吗?》),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4年)53:576。请参阅文章摘要: Pediatrics 1974; 53:4 576-582

FlochM.H."Whither bovine milk?"(牛奶何去何从?》),发表于Amer. J. Clin., Nutr.(《美国临床营养期刊》)(1969年)22:214。在MEDLINE上可以找到此书标题,但是没有摘要。"The weaning of America."(美国断奶》),发表于Eastwest Journal(《东西报》)(1980年6月)第27页:未找到。"There's a fly in the milk bottle."(奶瓶里的苍蝇》),发表于Medical World News(《医药世界报》)(1975年5月17日)第30页:未找到。

第二章:

Bart RGLevine MDWatkins JB:"Recurrent abdominal pain of childhood due to lactose intolerance."(《乳糖不耐受引起的儿童反复腹痛》),发表于N Engl J Med(《新英格兰医学期刊》)(1979年)300:1449。请参阅文章摘要: (1979) 300:1449-1452

Bayless TMHuang S:"Recurrent abdominal pain due to milk and lactose intolerance in school aged children."(《牛奶和乳糖不耐受引起的学龄儿童反复腹痛》),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1年)47:1029。请参阅文章摘要:Theodore M. Bayless, Shi-Shung Huang, Pediatrics 1971; 47:6 1029-1032

Bayless TM等:"Lactose and milk intolerance: clinical implications."(《乳糖与牛奶不耐受的临床意义》),发表于N Engl J Med(《新英格兰医学期刊》)(1975年)292:1156。请参阅文章摘要:(1975) 292:1156-1159

Graham GG:"Protein Advisory Group's recommendation deplored."(《蛋白质问题咨询小组的建议令人遗憾》),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5年)55:295。请参阅文章摘要:Pediatrics Vol. 55 No. 2 February 1, 1975 pp. 295 -296

Liebman WM:"Recurrent abdominal pain in children: lactose and sucrose intolerance, a prospective study."(《儿童反复腹痛:关于乳糖及果糖不耐受的前瞻性研究》),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9年)64:43。请参阅文章摘要:William M. Liebman Pediatrics 1979; 64:1 43-45

Paige DM等:"Lactose malabsorption and milk rejection in Negro children."(《黑人儿童的乳糖吸收不良与拒绝牛奶》),发表于John Hopkins Med J(《约翰霍普金斯医药期刊》)(1971年)129:163。文章标题在PubMed上能找到,但是没有摘要。

Simoons FJJohnson JDKretchmer N:"Perspective on milkdrinking and malabsorption of lactose."(《饮用牛奶的前景与乳糖吸收不良》),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7年)59:98。请参阅文章摘要:Frederick J. Simoons, John D. Johnson, Norman Kretchmer, Pediatrics 1977; 59:1 98-108

第三章:

Baggett D., Jr:"Personal communication."(《私人通信》)。未找到。

Bahna SLHeiner DC:"Allergies to milk."(《牛奶过敏》),纽约Grune and Stratton出版社,1980年。请参阅该书摘要:2002 Dec;89(6 Suppl 1):56-60

Deling B 等:"Hypersensitivity to foods in steroid-dependent nephrosis."(《激素依赖型肾病中的食物过敏性》),发表于Clin Res(《临床研究》)(1975年)74A。未找到。

Gerrard JWMackenzie JWAGoluboff N等: "Cow's milk allergy: prevalence and manifestations in an unselected series of newborns."(《随机选样新生儿组中牛奶过敏的普遍性与表现》),发表于Acta Paediatr Scand, Supplement(《斯堪的纳维亚儿科学报增刊》)(1973年)234。请参阅文章摘要

Gryboski JD:"Gastrointestinal milk allergy in infants."(《婴儿牛奶胃肠过敏》),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67年)40:354。请参阅文章摘要:Joyce D. Gryboski, Pediatrics 1967; 40:3 354-362

第四章:

Brody JE:"Eating less may be the key to living beyond 100 years."(《减少饮食可能是长命百岁的秘诀》),发表于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请参阅全文:(1982 Jun 8 Tues) Cl

Blumenthal S等:"Risk factors for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in children of affected families."(《受影响家庭中儿童罹患冠状动脉疾病的风险因素》),发表于J Pediatr(《儿科杂志》)(1975年)87:1187。请于PubMed: 1975 Dec;87(6 Pt 2):1187-92(Impact Factor: 3.74). 01/1976; 87(6 Pt 2):1187-92. 参阅文章摘要。

这本书或者是一本年鉴、或者曾印制过多个版次。这里是此书几个不同的封面。

Committee on Diet, Nutrition, and Cancer Assembly of Life Sciences生命科学大会膳食、营养与癌症委员会):"Diet Nutrition and Cancer"(膳食、营养与癌症》),美国国家科学院出版社,1982年,共496页,开本8.5 x 11",平装,ISBN: 978-0-309-03280-3,可在Internet Archivenap.edu阅读。

Gilmore CP:"The real villain in heart disease."(《心脏疾病的元凶》),发表于New York Times Magazine(《纽约时报杂志》)。请参阅文章摘要:(1973 Mar 25) p. 31

Miettinen M等: "Effect of cholesterol lowering diet on mortality from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other causes."(《低胆固醇膳食对冠心病及其它疾病死亡率的影响》),发表于Lancet(《柳叶刀》)(1972年)2:835。请参阅文章摘要:1979 Jan;59(1):1-7

Osborn GR:"Atherosclerosis and infant feeding practices."(《动脉粥样硬化与婴儿喂养实践》)。原文引用的发表刊物“Coli Int Centre Nat Scient (1968) 169:93”未找到。

Tsang RCGlueck CJ:"Atherosclerosis: a pediatric perspective."(《动脉粥样硬化:儿科诊断》),发表于Curr Prob in Pediatr(《儿科领域当前问题》)(1979年)9: No 3。文章标题在PubMed上可以找到,但是没有摘要。

第五章:

Barness L:"Developmental nutrition: fat. Children are different."(《儿童发育所需营养:脂肪》),发表于Ross Laboratories(《罗斯实验室》)No. 5。未找到。

Committee on Nutrition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Breast feeding."《营养委员会:母乳喂养》,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8年)62:591。请参阅文章摘要:Pediatrics 1978; 62:4 591-601

Cunningham AS:"Morbidity in breast-fed and artificially-fed infants."(母乳和奶粉喂养婴儿的患病率》),发表于J Pediatr(《儿科杂志》)(1977年)90:726。请参阅文章摘要:Cunningham AS, J Pediatr. 1977 May;90(5):726-9

S·J·弗蒙:"Infant Nutrition."(《婴儿营养》),费城W.B.桑德斯出版公司,1975年,请参阅此书摘要: Pediatrics Vol. 41 No. 5 May 1, 1968 pp. 1017 -1019

医学博士教授S·J·弗蒙(1923-2007年):"Infant Feeding in the 20th Century: Formula and Beikost"(《20世纪的婴儿喂养:配方奶与辅食》),发表于JN营养期刊》),请参阅英文版全文
婴儿营养》是弗蒙博士的权威著作,1967年出版第一版,1974和1993年出版的第二版改名为"
Nutrition of Normal Infants"《普通婴儿的营养》。在上面链接的摘要中,他简单总结了几十年来儿童营养的发展历史。

Gerard JW:"Breast-feeding - second thoughts."(《对母乳喂养的进一步思考》),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74年)54:757。请参阅文章摘要:John W. Gerrard, Pediatrics 1974; 54:6 757-764

Jelliffe DB, Jelliffe EFP:"Human milk, nutrition, and the world resource crisis."(《人乳、营养与世界资源危机》),发表于Science(《科学》)(1975年)188:557。能够找到文章标题,但是需要注册登录才可阅读。

Lepage PMunyazaki CHennart P:"Breastfeeding and hospital mortality in children in Ruanda."(《卢旺达儿童的母乳喂养与院内死亡率》),发表于Lancet(《柳叶刀》)(1981年)2:409。请参阅文章摘要:1981 Aug 22;2(8243):409-11

Margulies L:"Baby formula abroad: exporting infant malnutrition."(《销往海外的婴儿配方奶:出口的婴儿营养不良》),发表于Christianity and Crisis(《基督教与危机》)(1975年11月10日)第264页。在gesis sowiport上找到文章标题,但需要注册登录才可阅读。

Martinez GADodd DA:"1981 Milk feeding patterns in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the first twelve months of life."(《1981年美国1岁以下婴儿的喂养模式》),发表于Pediatrics(《儿科》)(1982年)。请参阅文章摘要:Gilbert A. Martinez, David A. Dodd, Jo Ann Samartgedes, Pediatrics 1982; 69:4 471

Ross CADawes EA:"Resistance of the breast-fed infant to gastroenteritis."(《母乳喂养婴儿对胃肠炎的抵抗能力》),发表于Lancet(《柳叶刀》)(1954年)1:994。在PMC上找到文章标题,但是署名为其他作者。

第六章:

Walker ARP:"The human requirement of calcium: should low intakes be supplemented?"(《人类对钙质的需要:低摄入时应该补充钙质吗?》),发表于Amer J Clin Nutr(《美国临床营养杂志》)(1972年)25:518。请参阅文章摘要:Am J Clin Nutr May 1972 vol. 25 no. 5 518-530

第七章:

"Milk: could it taste better? could it cost less?"(《牛奶:是否能够味道更好、价格更低?》),发表于Consumer Reports(《消费者报告》)(1982年6月)。未找到。

"Milk: why is the quality so low?"(《牛奶:为何如此质量低劣?》),发表于Consumer Reports(《消费者报告》)(1974年1月)第70页。未找到。

第八章:

Agranoff BWGoldberg D:"Diet and the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f multiple sclerosis."(《膳食与多发性硬化症的地理分布》),发表于Lancet(《柳叶刀》)(1974年)2:1061。请参阅文章摘要:p1061–1066, 2 November 1974

Ferrer JFKenyon SJGupta P:"Milk of dairy cows frequently contains a leukomogenic virus."(《产奶牛生产的牛奶中经常含有牛白血病病毒》),发表于Science(《科学》)(1981年)213:1014。请参阅文章摘要:1981 Aug 28;213(4511):1014-6

Schauss AGSimonson CE:"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diets of chronic juvenile offenders."(《对于青少年累惯犯膳食的批评性分析》),发表于J Ortho Psych(《矫正精神医学杂志》)8:149,179。请参阅文章摘要

第九章:

Mackenzie E:"Psychologic factors in milk anemia."(《牛乳性贫血的心理因素》),发表于Amer Familiy Physician(《美国家庭医生》)(1973年)7:80。未找到。

第十章:

Crook WG:"Food allergy. The great masquerader."(《食物过敏——巨大的伪装者》),发表于Pediatr Clin No Amer(《北美儿科临床》)(1975年)22:277。在PubMed上找到文章标题,但是没有摘要。

Speer F:"The allergic tension-fatigue syndrome."(《过敏性紧张疲劳综合症》),发表于Pediatr Clin No Amer(《北美儿科临床》)(1954年)1:1029。请参阅文章摘要:Int Arch Allergy 1958;12:207–214

第十一章:

"Utilization of milk components by the food industry."(《牛奶成分在食品工业中的效用》),发表于Dairy Council Digest(《乳业委员会文摘》)(1977年)48:No 5。未找到。

关于作者,原书第126页

在本书评开始之前,我已对奥斯基博士科学工作上最重要的几个方面及他所获荣誉作了简短的介绍。


发表评论 (作为访客) 或登录

作者
Ernst Erb, image_from_year 2003
Ernst Erb, Switzerland
Mein Lebenslauf hat mich motiviert, die "Stiftung G+E, Gesundheit und Ernährung" zu gründen. Im Beitrag "Schicksalsschläge, tödliche Krankheit, Gesundheit, Leben!" schildere ich etwas davon. Ein ebenso wichtiger Punkt bildet die Erfahrung aus dem Aufbau von Radiomuseum.org: Es bekommen zu viele Männer bereits ab Alter 65 schwerwiegende Krankheiten. Das gilt sicher auch für Frauen - und ganz allgemein altern wir zu rasch. So lange wie möglich zu leben ist nicht das Ziel, sondern so aktiv, positiv und glücklich wie möglich. Der Weg des geringsten Widerstands führt nicht dazu. Ganz im Gegenteil: nur im Leid schafft man grössere persönliche Veränderungen. Im Alter von 41 Jahren brachte mich die Todesangst vor meinem Krebsleiden dazu, über mein Leben zu reflektieren und auch bezüglich Krankheit selbstverantwortlich zu handeln. Heute bin ich froh, dass ich durch sehr schwierige Lebensphasen gehen musste. Dadurch konnte ich meine Lebensführung so verändern, dass ich auch im achtzigsten Lebensjahr (2015) >60 Stunden pro Woche am PC arbeiten und dabei leistungsfähig bleiben kann. Es ist falsch, so viele Stunden sitzend zu verbringen (früher waren es mehr), doch versuche ich das durch Ausdauersportarten (schnelles Wandern, Bergwandern, seit 2014 auch durch Joggen) und leider nicht immer jeden Tag ausgeführte Übungen (7 Min Workout ab iPhone) auszugleichen. Ich darf aber annehmen, dass die langjährige (Pesci-)vegane Ernährung mit ca. 90% Rohkostanteil den Ausschlag für meine Gesundheit gibt. Leider sind es mit Sicherheit nicht meine Gene. Auch als Angestellter sah ich meine Arbeit nie als Job, sondern als Hobby, das mich interessierte. Als ich eigene (kleine) Firmen aufbaute, war mir das Wohlergehen der Mitarbeiter besonders wichtig. Erfolg oder Misserfolg hing zu einem grossen Teil von ihnen ab. Es war nie mein Ziel, reich zu werden, sondern etwas individuell und intelligent aufzubauen, so dass es vielleicht Erfolg haben kann. Trotzdem kann ich es mir nun erlauben, mit meiner Erfahrung und meinen Möglichkeiten etwas aufzubauen, das interessierten Menschen zugut kommen kann. Zum Glück geben mir auch junge Menschen, die an "diet-health.info" mitarbeiten, das Gefühl echter Teamarbeit. Einige arbeiten mit mir persönlich zusammen, wie ein Software-Entwickler neben einem Studium. Doch mit Skype und TeamViewer ist es möglich, mit geographisch weit verstreuten MitarbeiterInnen zu arbeiten, wie z.B. mit professionellen ÜbersetzerInnen. Selbst Professoren oder Ärzte beteiligen sich an diesem etwas speziellen Projekt, indem sie eigene Texte beisteuern. Unsere Themenbereiche erfassen eigentlich alles, was uns Menschen ausmacht: Gesundheit - Prinzipien/Allg. - Heilkunde - Ernährung - Produktion/Handel - Drogen - Aktivität - Lifestyle - Politik - Wellness - Natur - Umwelt - Persönlichkeit - Ethik - Soziales / Religion. Noch weiss ich nicht, ob "diet-health.info" mit diesem Versuch, den Menschen "nur" solide Zusammenhänge zu vermitteln, auch die notwendige Beachtung erhalten kann. Doch meine ich, dass es reflektierende Menschen gibt, die Zusammenhänge verstehen wollen, statt jedem Modetrend lemmingehaft nachzugehen oder sich zu einem leicht begehbaren Weg (ver-)führen zu lassen. Ob die auch die notwendige Aufmerksamkeitsspanne und den Willen zum Lesen mitbringen? Jedenfalls fehlte mir eine solch umfassende Quelle, die mir ungefärbte Antworten auf wichtigste Fragen geben kann. Deshalb versuche ich diesen "vorher vergeblich gesuchten Hafen" aufzubauen. Hoffentlich habe ich auch die Zeit und Kraft dazu.

... more

Translator
Yifan Yu, image_from_year 2014
Yifan Yu
发表

15/10/30 下午5:10

修改于

15/10/30 下午5:46